Alfred穿Gucci针织羊绒套衫、棉质衬衫、牛仔裤

我觉得太易完成的不叫梦想,反而是我有勇气去追逐并享受这过程才最重要。”

孙英豪 歌手
“我是个大龄童星!”
Alfred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曾将“幼稚”当缺点,他说他在经历过中国男团竞演选秀节目《少年之名》后,才发现这原来是个闪光点。
“更贴切的说法,是保有赤子之心吧!本自觉都已29岁了还在追梦,个性还这么好玩,曾觉挺不好意思的。然而《少年之名》那一群小我十来岁的参赛者都说很羡慕
我的状态,很佩服我的坚持,甚至认可我的能力,让我发现只要做最真诚、真实的自己,任何样子都是美好的。”
他说自己花了10年时间领悟出以上的道理。

10年前通过南韩娱乐公司的海选成为练习生,Alfred说他从来没想过要成为偶像。
“我当时将自己定位成dancer,因为热爱舞蹈所以参加海选,压根儿没想过入选后意味着什么。我当时甚至不觉得这是个多大的机会,还一度想拒绝。”

直到真正投入训练后,他才对“偶像”有了全新的认知,明白到只要自己肯努力,就会有成名的机会。
在高强度训练下,他培养出自信与期望,谁知道还未正式出道却先收到本地国民服役的通知,让他不得不放弃在南韩的一切回新当兵。
两年的停滞,对练习生来说,真的耗不起。
“当时与公司说好两年后继续训练,但兵役结束后迎来的是更现实的生计问题。本地社会又对演艺工作很不看好,让我不得不重新考虑。”

他最后应家人的要求念大学,修读的是平面设计。
尽管设计工作走得颇顺遂,而他也不乏兴趣,但他还是会无法控制地想念舞台想念表演。
当内地的《The Voice决战好声音》在2018年给予他竞演机会时,Alfred决定抓紧机会。
他回忆:“我当时很没自信……我一直把自己当dancer,突然要我在歌唱上展现自己还真的特别没把握。庆幸我的搭档旻华知道我一直对表演抱有热忱,便劝我既然还热爱就一定要start somewhere。”

这一试就成为了丁当战队的四强之一,虽说没获得最后胜利,却收获了满满认可,让他发现了唱歌的乐趣。
“尽管踏出了第一步,那个阶段的我还是很迷惘。本地舞台有限,无论唱歌或跳舞都是不实际的选择。我只知道我很享受舞台享受表演,却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出路和作为。”

所幸不久之后就迎来了《声林之王第一季》的录制机会。
“那是我第一次以非组合的形式演出,感觉特别不安。尤其当旻华在第一轮被淘汰后,我的心情更加复杂与低落,也确实在第二轮就也同样遭淘汰。那个时候我看清自己迫切想要留在舞台上的心,同时也看清了自己的实力比想象中还差一大段距离……说真的,感到特别沮丧。”

Alfred形容那个阶段是他“人生的最低谷”,并说:“我开始怀疑对梦想的坚持,是‘毅力’还是‘固执’。”
就这样持续到去年底濒临“放弃”的边缘,他收到成功入围《少年之名》的通知。
“我今年正好29岁……去年底我跟自己说过,如果撑到30岁还毫无成就的话,我会回头去当平面设计师。我只给自己一年时间,能有《少年之名》作为开端绝对
是个好现象。”

身为练习生当中年龄最大的,Alfred已不是个想出锋头并急于表现自己有多优秀的表演者了。
“参加《少年之名》,我只想做好自己提升自己,所以遭到淘汰也十分坦然。”
如今比赛结束回到新加坡,尚无工作计划的他表示自己正在利用空档好好休息,等排解完前半年所累积的身心压力后便会重新出发。

问他如果要给梦想设一个期限,那会是多久?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无期限到我不开心为止!”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一个答复,让我会心一笑。
“记得节目有个家人来信的环节,我妈妈居然在信上写‘梦想也需要有醒来的一天’,惹得我当场泪崩。然而我却坚信梦想不用醒来,甚至也不需被实现,这才是‘梦想’的意义不是吗?我觉得太易完成的不叫梦想,反而是我有勇气去追逐并享受这过程才最重要。”

不过是去年的Alfred,会定下“30岁是个期限”,但一步一脚印闯至今,他发现快乐最重要。
“表演是我的快乐源泉……虽然我起步晚了,但我会在别人静待机会时拼全力跑着去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