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s

FIND OUT MORE ABOUT THESE SECOND-GENERATION LOCAL CELEBS 本地“星二代”新势力

星二代的崛起,让本地娱乐圈(终于)有了新气象! 思琪请来五位,“直击”他们年纪轻轻就往演艺界发展的想法及心路历程。

Published on

黄暄婷 Chantalle Ng,22岁 (林梅娇之女)/点击看视频


自小与妈妈相依为命的暄婷, 和她的关系自然特别亲密。母女俩无话不谈, 她说自己有任何心事和秘密都会主动向妈妈诉说。提到妈妈时, 暄婷眼角泛起泪光, 却用微笑掩盖住将要涌出的情绪。

她说: “每次提到妈妈我都会想哭, 她就像是我的‘软肋’。她的年纪越来越大, 我自然会担心有一天我们将经历生离死别。” 暄婷这段话深深打动了我, 让我对眼前这位年仅20有余的小姑娘对妈妈深深的爱而感动。她说:“朋友眼中的我很独立, 因我从不缺乏爱, 更不需要在其他感情里索取爱。其实都是因妈妈给了我很多的爱, 我真觉得已足够。”

她还与我分享母女之间的趣事: “我小时候很爱唱歌, 每晚都会在家里开一场演唱会, 而妈妈就是我最忠实的粉丝。我爱在睡觉前要她听我唱歌, 等于每个晚上有约半个小时是我和妈妈专属的‘bed time’。”小时候的暄婷最常唱梁静茹的歌, 后来也喜欢上SHE等流行歌手。

感情戏有难度
小时候暄婷就常陪妈妈去片场拍戏, 当时只觉得拍戏很有趣, 却没想要尝试演戏。16岁时因一偶然机会, 某导演通过妈妈邀请她去拍电视剧《96度C 咖啡》, 她在剧中饰演一个跟自己性格反差很大的害羞小女生, 对她来说有一定的难度。

我问她自觉性格是什么样子的, 她表示自己虽属大大咧咧的女生, 但却较情绪化。她说自己开心时会很大声笑也很容易哭, 但身为一名新人在镜头面却难免有些放不开, 所以在表达开心情绪时会觉得很尴尬。她坦言一开始觉得最易掌握的感情戏, 现在却成为最难演的戏, 因为觉得难以掌控自己的情绪, 会觉得演出来的人物不够立体、真实。她说: “很多时候伤心不能只用哭来表达, 我希望自己能加强演绎感情戏的技巧,更懂得拿捏分寸。”

相反的自己
暄婷目前在SMU(新加坡管理大学)修读Information System(信息系统管理系), 她解释: “这个科系很系统化、逻辑化, 不得有一丝差错。演戏却相反, 充满无限想象空间, 更是一门艺术。”

“交错”在两种不同生活模式的暄婷觉得“自己”也有两个, 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可以想象: 学校里的暄婷一丝不苟地写着coding, 穿着随性的衣服, 不怎么打扮地和朋友们嬉笑玩闹, 完全没有艺人架势。另边厢的她为戏剧饰演不同角色, 戏外衣着光鲜亮丽被粉丝拥护, 被全国观众熟悉。但暄婷却说这两个“黄暄婷”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拥有谦卑的态度和一颗感恩的心。她说: “身为艺人最重要的就是时刻保持谦虚的态度, 只有这样才愿意不断学习。此外, 在待人处事方面也能较讨喜, 所以很重要!”

如果两种“生活”只能选择其一? 她说自己会义无反顾地选择演戏。她解释自己喜欢有趣的东西, 不爱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并有固定工作时间。 她也表示自己非常享受演戏的过程, 希望今后能拍更多戏, 演出更多自己喜欢的角色。

 

郑凯介 Calvert Tay,17岁 (郑各评及洪慧芳之子)/点击看视频


凯介中学毕业后就已签约经纪公司, 成为全职艺人。 他选择暂时放下学业投入演艺圈时, 爸爸妈妈都给了他百分百的支持。一年时间飞逝过去, 我问他是否有一丝后悔, 他却毅然回答: “这是我喜欢做的事, 我很乐在其中!”

他却表示自己年幼时对演戏完全没兴趣, 小时跟着父母去片场便知道当艺人的不易。但去年他重新考虑并规划自己的未来, 认为自己有一定演戏天分并不想被埋没。他也说自己“突然感受到戏剧的魅力, 便 ‘来了’。” 进入演艺圈后的第一项任务, 便是到上海录制网络节目《上海探险记》。他表示那是他第一次到中国, 惊叹于中国和自己想象中的巨大差距, 也对内地演艺圈十分向往 。经过那次“闯荡” , 他说:“ 以前我在 媒体前很特别害羞, 采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现在, 我明显比较好了吧?”

超龄的懂事
近期在电视剧《Z时代》里饰演17岁的高中生, 因爸爸在人物小时候过世, 导致妈妈和哥哥对他过分溺爱。他说角色有少爷脾气, 和他真实的性格完全不符合。“我姐姐和身边的朋友都说我性格不符合年纪。我会从不同角度去考虑事情, 不会因小事批评他人, 也不轻易发脾气。 遇到问题时我会用冷静态度去处理,然后 想办法解决。”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EQ, 难怪他深受前辈疼爱。

我问他是否享受被粉丝追捧和拥护的感觉, 他直爽回答 :“这就是我当艺人的其中一个原因嘛! 有越多粉丝,也证明了自己的努力。”我又问他为何会觉得工作辛苦, 他这样坦言 :“娱乐圈竞争激烈, 一定存有不少勾心斗角的事情。有些人想真心帮你, 有些人却会在背地里捅你一刀, 所以……很不容易啊。”

“我的名字
对“ 星二代”这个标签, 凯介说自己并不太在意, 还甚至开玩笑说 :“我是带着爸爸妈妈的光环出道的。”但他却说这个所谓的“光环”并没为他带来什么特殊待遇, 反而周围的人会对他要求更高、期待更大。因为一举一动都关系着父母的名誉, 他会给自己较大的压力, 平时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不想做错事。但他表示“星二代”这个标签不会跟着自己一辈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坚持与努力, 让更多人慢慢认识自己。他信心满满地说 :“希望在25岁之前, 我不再是所谓的星二代, 而是郑凯介!”

当武打明星
谈及娱乐圈的偶像, 凯介说自己很佩服香港武打巨星成龙。他觉得成龙一直以来都很认真拍好每一部戏;虽年纪已不轻, 但电影中的高难度及高危险动作还是尽量亲自上场。凯介说成龙的每一部电影, 他都会和爸爸一起去捧场。此外, 凯介也喜欢吴京和李连杰等内地武打明星, 他在他们身上领悟到成功不是偶然, 必须经历千锤 百炼才能百炼成钢。

自小学习跆拳道并热爱各项运动的凯介, 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成为出色的武打明星。

 

郑颖 Tay Ying,21岁 (郑各评及洪慧芳之女)/点击看视频


郑颖生长在爸爸妈妈都是著名演员的演艺家庭, 自小就和弟弟凯介经常接触到演艺圈。这些, 自然对长大后的她选择进入演艺圈起了一定影响。弟弟比她早入行, 她解释说自己当时还在念理工学完最后一年, 学业特别紧张, 所以想将精力百分百投入在学业上。此外, 她觉得等毕了业后再入行也不迟。

她说自己有时间时会认真观看爸爸妈妈演的戏剧, 并称赞妈妈的内心戏很强, 会向她看齐。除了演技, 她认为爸爸妈妈的生活态度, 也是值得她学习的。她这样形容两人:“谦虚、努力、用功。这些态度和精神, 人生每个阶段都很重要。” 对于自己在家里的“角色”, 她形容自己是企鹅。她解释 :“企鹅很可爱, 总会护着自己的孩子, 保护自己的家人, 而且每一次都是一家人一起活动。如果有人欺负我家人, 我肯定会为他们出头。”

未来规划
虽然刚毕业, 郑颖却对自己的人生有着十分清晰的规划。她说自己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办公室工作, 每天重复一样的事情不符合她的个性。中学毕业后她尝试过不同兼职, 既有餐馆也当过销售员。她说当时一方面是为体验生活, 另一方面也能为自己赚多一些零用钱。她表示最终选择进入演艺圈的其中一大原因, 是因爸爸妈妈都在圈子里, 因此对这份工作也相对较了解。她还说爸爸妈妈的经验和建议, 或许会让她在演艺道路上少遇一些挫折。

郑颖这样谈及演戏 :“可以尝试不同角色, 感受不同人的内心世界, 对我来说很有趣!” 如果没进入演艺圈, 她说自己会选择和fashion有关的工作 :“我大概会想自己做生意, 开一间时装店。我学过时装设计, 对这一行 很感兴趣。此外, 我也很喜欢各式各样的衣服, 私下会买很多将衣柜堆满。” 郑颖说工作以外的自己打扮较成熟, 风格属独立女性的“潇洒”, 她补充:“我希望能将我的设计做成一个品牌; 当然我也喜欢演戏, 希望未来在当艺人的同时也能做自己的生意。”

双重性格
郑颖形容自己是一个积极、主动得人, 有明确的目标后一定会奋发向上不轻易放弃。 她说:“只要是我决定的事,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会不顾一切去做,而且要让自己做的漂亮。”

“曾有一段时间我很忙碌, 需要一边上课一边参加舞蹈训练, 另外还得兼职。 我当时很担心自己的学业成绩会受影响, 于是拼了命般地努力。当时身心疲惫, 我还是坚持下去, 直到达到理想成绩为止。”郑颖笑说自己有“双重性格”, 在不同情况下会转换不同的自己。工作时的她较安静, 会全心投入把事情做好; 跟朋友在 一起时她很活泼, 是大家的“正能量”。她却认为自己的完美主义在工作上并不全然是好事, 因会无时无刻都对自己要求很严格, 这无形中会带给自己很大压力。

至于“星二代”一次, 郑颖有话说: “要入行, 我们确实比其他人更顺遂, 但外界也相对会给我们更大的压力。我要自己学会去承受压力, 也会更努力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偶像? 她说自己很崇拜本地歌手林俊杰 。同是新加坡人, 却能在海外发展得如此亮眼, 是值得本地人骄傲的事。郑颖说, 希望自己也能朝着同样的目标努力。

 

陈一心 Chen YiXin,17岁 (陈之财及向云之女)/点击看视频


一心——代表“一心一意”, 当爸爸妈妈给她取这个名字, 就是希望将全部心思都放到家庭及孩子身上。别看今年17岁的 一心一副酷酷的外表, 但性格却十分羞涩。 谈及自己的性格, 她说现在的自己相比小时候已开朗许多, 她笑说 :“以前若果你问我要不要当艺人, 我一定说不会! 真没想到自己现在会成为一名艺人。”

唱歌的一心,曾经从没有在父母面前唱过歌, 直到去年年底才鼓起勇气让家人听她唱歌, 不久前还上了电台唱林俊杰和田馥甄的《当你》。

是什么改变了一心? 她说, 其实是在潜移默化中, 不知不觉将自己的心扉打开的。七岁那年她因喜欢像公主礼服般的粉红色芭蕾裙开始学习芭蕾舞, 后来又接触到现代舞和华族舞蹈。有了些许表演经验后, 她开始发现自己爱上被聚光灯照射在身上的感觉, 发现自己不再那么惧怕人群, 慢慢变得自信起来。今年4月升学的一心, 选择了新加坡理工学院的舞台剧和心理学科系(DiplomainAppliedDramaand Psychology), 还加入学校舞蹈社团。现在的她更勇于表达自己, 在人群面前也更活泼。

星二代的苦恼
一心对“星二代”这个词, 既不排斥也不喜欢。她解释 :“有些人会说我是因爸爸妈妈的知名度才能成为艺人,而我却不能说这是全然错误的说法。我的确是他们的女儿, 我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但这个标签, 却同时给一心带来不少的苦恼, 她感叹 :“我很少让别人知道我爸爸妈妈是谁; 不是会丢脸, 而是不想让别人对我期待太高。”

她坦言在学校里的一举一动会比较受注目, 因大家好像总觉得她应该处处“高人一等”, 成绩和人品都该完美。她说有一次在舞蹈课上, 老师将她安排在领舞位置却引起很多同学不满, 认为老师过于偏心, 因此舞蹈班有些同学就开始疏远她。她不懂得如何向别人解释“星二代”的身份让她十分苦恼, 她也坦言身边并没太多真心朋友。

中文是挑战
平时较爱阅读英文书的一心对中文不太熟练, 因为在演戏时遇到不少困难。她苦恼地说 :“不仅我的脸部需要有表情, 心里还要有戏。但因为中文不好经常记不了剧本, 不能完全理解内容和人物间的感情, 便无法在镜头前表现最好的自己。

一心说在拍摄《Z时代》时, 其他演员的中文能力都不错, 而自己总因语言问题被导演NG。影响到拍摄过程, 她既感到抱歉也说给自己很大压力。爸爸妈妈在这方面, 就给了一心很大的帮助。他们会到现场看一心拍戏, 并记下她的错误, 回家后便会指导并示范她该如何演出。此外, 他们也会称赞她表现好的地方。对爸爸妈妈, 一心这么形容:“他们是很好的父母, 非常容易接受新事物, 一直抱持着开放态度跟我沟通, 还很能跟得上年轻人步伐。”正处于豆蔻年华的一心, 说自己有什么心事都会与他们分享, 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网红?
一心的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有一万多名粉丝, 她说他们大概欣赏自己拍的, 较有艺术感的照片。学过摄影的她喜欢拍风景, 却始终学不会自拍; 更巧的是一家人都不会拍照。一心笑说 :“每次我们出国旅行, 都只能是我给家人拍照。他们为我拍的照片简直不能看——哥哥拍的照片总是歪的; 爸爸拍的照片是拍地板多些; 妈妈拍的照片都是我闭上眼睛的。”

及对自己最满意什么?一心表示 :“是我的艺术感、我的穿着打扮, 及how I carry myself。”

蔡绮耘 Shalynn Tsai,17岁 (陈秀环之女) / 点击视频


刚放学的绮耘, 在学校快速地梳洗后就过来参加拍摄和采访。她目前就读于莱佛士初级学院, 高中一年级的学业虽然十分紧张, 但她却说自己不会放弃“追梦”。

她说当时妈妈是反对自己入行的, 因曾经也是艺人的她知道演戏的工作是何等忙碌, 会因此影响到学业。于是绮耘向妈妈保证会将学业放在第一位, 放假有空时才会参与拍摄。自认很懂得规划时间的绮耘, 每天会列下当天的行程表, 然后按时严格执行每件事。她说因为这样, 即使学业压力大, 演艺圈再忙她都应付得来。

选择家庭
绮耘说自己自小就特爱读书, 连自己都觉得很“奇妙”。她笑说 :“听起来一点官方, 但我真的是这样。每当学到新知识, 我都会觉得很有满足感。”她将自己的自律, 归功于小时候妈妈给她的教育。绮耘想起妈妈当年的“虎妈” 形象, 不禁皱了一下眉 :“小时候妈妈很严格, 会坐下来跟我们一起写作业并监督我们学习, 才让我养成了自律习惯。”

妈妈选择在当红时退出演艺圈将重心放在家庭上, 都是为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绮耘补充说 :“很多艺人 会因忙碌的工作忽略孩子。这一点我很佩服我妈, 她真的很伟大!” 绮耘告诉我, 她在10岁之前完全不知道妈妈是前艺人! 走在街上很多人会主动跟妈妈打招呼, 但每次妈妈都解释说是自己的朋友, 让绮耘很好奇为何妈妈朋友那么多。长大后她才明白当时妈妈不过是想保护自己, 不想让她太早接触演艺圈, 希望她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的, 拥有“有隐私”的幸福童年。

心路历程
绮耘自认性格较内向, 不擅表达情感, 于是喜欢作曲的她将心事都融入曲中。 自小便很有音乐天赋的她, 五岁时因 一卡通片爱上小提琴, 想成为艺人的其中一原因也是想在音乐发面有所发展。前阵子刚参演电 视剧《Z时代》的绮耘, 和我分享拍戏过程的感觉 :“开心。 我是很乐观的人, 虽忙碌但还是要乐观面对, 同时把这份正能量传递给身边每一个人。”

 她也表示大众的舆论不会影响到她; 只要知道自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别人怎么评价她无所谓。她坦言最难演的一幕戏是哭戏, 因自己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哭。她分享:“拍那场戏时(郑)惠玉阿姨一直跟我讲伤感的事, 导演也尝试要骂哭我, 但我就是哭不出来。直到惠玉阿姨提及我外公刚去世的事, 我才忍不住哭了出来。” 对于最想诠释的角色, 绮耘不假思索地答 :“韩剧《举重妖精金福珠》里的女主角。 因为金福珠的性格大大咧咧, 十分有趣。 而且, 她对待事情也一直持着乐观态度。”

艺人或医生?
绮耘坦言自己不打算当全职艺人, 反而希望能成为一名医生。她说想当一名脑科医生, 因平时喜欢看动手术的视频, 对人类的大脑很感兴趣, 就想要去细细研究。她也表示身边很多同龄人都爱“模仿” 自己的偶像,她就希望自己在成为艺人后,  能有更大的影响力去“熏染”当下的年轻人, 成为他们的榜样。

明星孩子们有趣消息,看呆萌+暖男!《爸爸去哪儿5》陈小春儿子惹人爱恭喜胡杏儿生下小王子《爸爸去哪儿5》,你想抱走哪一个萌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