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
@jocieguo
歌手

2019年底结束了广州的商演后,常年待在内地发展的郭美美回到新加坡。没想到,疫情以始料不及的速度全球爆发,让她在新加坡一待就两年。两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有彷徨、有担忧、有感恩、有富足。她说所有的一切更确认了自己和音乐无法分隔,而她的快乐来自舞台。

《老鼠爱大米》至今,你出道已经17年?

是的。《老鼠爱大米》 是2005年发行, 隔年就发了《不怕不怕》。当时到了台湾,因为《不怕不怕》在内地也很受欢迎,从2007年 开始我就到了那里发展歌唱事业。

是因为疫情回到新加坡吗?

2019年底到广州商演,结束后还很开心地吃了每次去都必吃的金沙汤圆。之后回到本地准备过年,疫情却突然一发不可收拾,就这样一直留到现在,所以我对疫情前的画面是停留在广州。

刚开始很彷徨?

有“oh no,要做什么?”之感……太突然了。 可还好有音乐陪伴我,以前到台湾宣传的时候就有了KKBOX的账号,疫情期间就用它不断地听歌,间中也开始做live直播演出。

是从那时候就开始想要筹办演唱会?

在做live线上演出的时候让我特别想念舞台。线上演出空间很小,在表演的时候很有压迫感,每个动作都很拘谨。现场没有观众,只有戴着口罩认真工作的工作人员,我没办法直接看到和感受到观众的反应,只能靠想象来让自己投入。

在疫情期间我还学ukulele,有时候会在家里弹唱。我就开始问自己,“我在干嘛? 为什么躲在家里唱?我不是该属于舞台吗?” 而家人可能已经很习惯我在家唱歌,有时候会没什么“反应”,这让我更加容易有情绪, 要重回我的舞台,想办演唱会。

我相信“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因此决定累积情绪来蓄势待发,即便低潮,我也接受那样的感觉,因为它让我成长,在表演时的深度不一样。

演唱会为何取名《My Wonderland完美世界》?

当时经常听Anson Seabra的《Welcome to Wonderland》,我自己也有一首歌叫《完美世界》,再加上我的名字也有美, 就决定用这个主题。也想透过演唱会跟大家说,这里(演唱会现场)也是大家的wonderland。

当天心情是否很激动?

太开心了!原本还担心大家的反应会不会很冷淡,后来才发现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 当天的互动很好,现场气氛也很棒。其实我以前在台上很容易紧张,这两年接触了冥想和呼吸法,让我得到舒缓,我就决定在演唱会上坚持大家跟我一起练习“呼吸”。 虽然很好笑,可是想要传达的是一个习惯,因为我们常会忘了或忽略要如何好好呼吸。而呼吸的重要性,是我从在周遭发生的一些事领悟来的。想说的是,现在的我会更留意身边的一切,理解很多东西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学会不那么容易纠结和钻牛角尖。

你还上了舞蹈课?

是的,我在这段时间学习现代舞。以前的我不喜欢跳舞,甚至会抗拒,觉得很有压力, 还很怕会给别人笑。但人就是很莫名其妙,当公司说,“好吧, 你就好好的唱歌吧。 ” 我又开始矛盾,总觉得好像缺了什么,不能完整地表达整首歌曲的故事,所以开始学现代舞。

学舞后在台上感觉有什么不同?

之前在台上一直focus在唱歌,有时过于紧张就会影响表现,下台后会懊恼。学舞之后,因为在台上演出时也要兼顾跳舞, 反而没那么“ging”。

说到舞蹈,记得有一次的live线上演出除了唱还要跳,我是硬着头皮上场的。结束后,我感觉冲破了某层心理障碍,甚至觉得在台上光唱歌,没那么紧张了。有时候你就是要跳出那个框框,才会惊觉以前过不了的关,好像不再是难事。

那台下观众的反应会很容易影响你吗?

台上表演者和台下观众的感受其实是mutual的。有时候观众不舒服,可能是台上的你制造出来。我很留意这个感觉,所以告诉自己,我一定要舒服,你们才会舒服。

guo meimei 郭美美
Yuchi Yang聚酯纤维连衣裙 (售于YOURS)

恭喜你演唱的《温习》赢得《红星大奖2022》最佳主题曲(《过江新娘》)。

这首歌背后是有故事的。歌录完戏播出时,我家中有位成员因意外跌倒而残疾住院, 那时就觉得冥冥中有很多巧合。其实, 我常觉得自己的歌似乎都是在对的时间点发生的:刚出道的《不怕不怕》,我作为新人 其实内心很怕;我有首歌叫《许愿树》,那时本来有机会上“春晚”,却因雪灾而临时抽掉我的部分,梦就这样破了。这之后又发生了很多对应我不同人生时刻的歌曲, 所以每次要录新歌前,我都会问歌曲的内容是怎样的?

唱《温习》的时候,还有另一部分是在想我的猫。第一次感受到那么亲近的亲人(猫咪)离开的感觉,很伤心,唱的时候脑海里有很多画面。

里面的“星星”歌词也很打动你?

我最喜欢看星星了。里面的歌词“小星星,眨眼睛,一二三四数不清”,让我在唱的时候很有感觉。我爱童真,我的世界是很童话的,我容易感伤也爱幻想。

入行多年,如何坚持对音乐的热忱?

我只要能唱歌就觉得很开心,尤其在发生很多开心和不开心事后。我在2011年动了子宫手术切除囊肿。刚开始以为是肿瘤,我就对自己说:如果有什么不测, 在离开前也要开一次演唱会。当时就认定自己的calling就是唱歌给大家听,用音乐来疗愈你,让你不孤单。

摄影 Lawrence Teo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Jet Ong 发型 Ryan Yap, Passion Hair Salon 彩妆 Kimberly @kimxbby__ using shu uem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