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萱,今年做了很多大决定。
说的是不续约新传媒及经纪公司的事。
“其实好几年前就想离开(新传媒),却有 一些原因让我留下来。后来继续,却越来越发觉自己在工作上需要有更多创意控制 (creative control)。演员很被动,我们收到 剧本却不能更改太多,因为情节‘骨架’是那样,擅自改动会影响到很多人。我在我范围里唯一能改的,就是我自己的那条线,又得确保不影响 别人。这……其实蛮幸苦的。”
幸苦也在她太有坚持。
“每个角色我都会花很多心思去研究、解读,尤其是一些较复杂的角色。像之前演过一个患上多重人格障碍的角色,我为此读了很多,也看了很多纪录片及电影才觉得可以胜任。或许我是control freak——对我来说,多重人格障碍是多重人格障碍,和精神分裂症不一样,不能被混为一谈。早前演的赵非儿《(志在四方2》)是忧郁症患者,不是神经病或crazy!我想说……我会为角色研究很多,甚至曾联络相关医生了解更多,纯粹是为了要肯定并确认我的演出最忠于角色的精神层面。在这一方面我很执着。有时当我觉得某些(关于剧本及人物塑造)细节有问题,我就会提出意见…… 会被视为难搞。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我能为自己演出的每个角色及工作环境带来更多,却发现当个有话直说的演员基本上并不是the best thing to do。”

欧萱,主动谈“他”。
我真的真的(还)没问及。
“嗯……我们正处在一个very comfortable stage;毕竟,都在一起10年了。他不是那种会为了安慰我而附和我的人,不会说‘ya ya, that person very bad hor’那种话。他会从另一角度分析事情,然后说‘这样这样这样,maybe你会发现之前 发现不到的东西’等。但他也会看我的心情啦,他知道什么时候 该静静当个倾听者,什么时候该给他的想法。” 她说生活中很多烦恼及问题会自己解决,“因为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但人再怎么独立还是有脆弱的时候,有些烦恼或 难题还是会和他分享,并听取他的意见。
“当然还有Bao。她跟了我这么多年,是我完全能信任的人。”

欧萱,不是“娇滴滴的弱女子”。
访问过后,她传whatsapp给我这么说。我知道。
在巴黎机场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对她大大改观。自米兰抵达巴黎那个晚上,我的行李被另一个人匆忙拿错并在极速内离开机场。我们通知了机场地勤人员,其中一人的态度没有很友善(但转头却对自家人态度殷勤)。欧萱按耐不住,走向前厉声问:Why are you so rude?
没有很久之前的小插曲,访问当天提及像是好久以前的事。“我对没礼貌及有bad attitude的人实在无法忍受。如果你一视同仁的话,我无话可说;但如果你对A的态度这样,对B又360度不同,我无法接受。有人对我的朋友不好,我会是那个为他或她出头的人。大家都觉得我常笑脸嘻嘻,但一旦遇到我觉得有问题的事,我一定会站出来说话。很多艺人担心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被人家讲,在外受委屈也不敢吭声;我倒觉得有些事是必需protect的。其实我一直以来的个性都是这样,内向,不代表我会逆来顺受。”

请购买《女友》十二月刊,阅读精彩的完整报道。
喜欢欧萱,也别错过她的巴黎/米兰时尚周纪录片系列:
第一集:和欧萱去米兰出席派对
第二集:欧萱在米兰的首两场秀
第三集:欧萱米兰时尚周第三天
第四集:欧萱在米兰时装周出席的最后两场秀
第五集:欧萱巴黎时尚周第一场秀
第六集:欧萱看CHANEL
特辑:欧萱穿4款驼色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