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

Nicole当全职模特后的第一个杂志拍摄,是献给《女友》的! 她笑着说:“我当时超紧张的,拍摄前一天会上pinterest做功课, 看时尚杂志里的模特都该如何摆pose,哈哈!因之前仅有的两个工作都是为品牌拍目录,但杂志要求不一样,一定要有wow factor,所以会担心达不到要求。”

然而她还是很感激有机会参与品牌目录的拍摄:“第一个正式的模特工作是为本地网店Store Unda拍目录,之后幸运地在同一星期内得到另一份目录拍摄工作。我觉得那两个机会对我来说很重要,就大家会开始注意到我这个新脸孔,之后就陆续 接到不少工作了。”

之所以会成为模特,她说是朋友怂恿的。

朋友在Instagram上看到(Nicole所属模特公司)Basic Models在甄选新脸孔,就转发给她叫我去试。

“那阵子正好闷得慌,就去try咯。之前其实有不少人鼓励我当模特,我却缺乏自信,不觉自己是当模特的料。”

面试后被成功签约,首三年因为得上课,模特也只能是课余工作。

“我那时还戴着牙套,头发也染成奇怪的颜色,就一副不标准的模特look就是了。那三年里我好像才接到一份工作(还只是当无需拍脸的手模!),也没有很认真在经营。”

毕业后转当全职模特,至今也已快五年了。

NICOLE LIEW | 模特
Chanel缀饰羊绒及皮革外套、 缀饰羊绒裙、 皮革及丝绒链袋、 棉质裤袜、 缀饰高跟鞋

今年23岁的她,说去年能获得机会为国际美容巨头Sephora 拍广告,最让她难忘。

“那除了是亚洲性广告,也是我的第一个国际品牌广告。广告 出街后,有很多在首尔和香港等地的朋友每每看到大型广告牌 有我的‘脸’,就会拍下来po上Instagram再tag我,嘻嘻!”

她说那次为期三天的拍摄是在阻断措施后进行的——两个月时间没站在镜头前,解禁后第一份工作又是如此重要的广告, 对当时已颇有经验的她来说还是会紧张。

也因疫情而受到正视的本地模特,她希望这一现象会持续下去。

“过去两年我们这些本地模特真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瞩目,目前整个时尚圈都认识Layla(意大利品牌Gucci御用模特)和Diya等名模。我觉得整个局势已不再一样,大家都知道本地也有出色模特。疫情后我们当然会再度面对竞争,但我觉得我们已 证明了我们也能很棒。”

而时尚界对不同种族及类型的模特有了前所未有的接纳度, 也让她感到欣喜:“整个市场百花齐放,当然值得高兴啊!”

问她最最希望登上哪个国际品牌的T台,她想也不想就说:“Gucci!我喜欢品牌懂得欣赏raw beauty的精神,无需模特有特定的模特样子,会欣赏他/她们的瑕疵并突出他/她们不完美中的完美。”

若果一天不再当模特,她会走入幕后当内容创作者(content creator)。

“我毕业自南洋艺术学院graphic design系,加入时尚界后看到很多幕后工作,就觉得也想试。每次看到一群人为实现想法和概念而一起努力,就更让我想转战幕后。”

曾经那个依赖性很强的女孩,觉得当上模特后的最大收获, 就是变得更独立、坚强。

“之前曾独自一人到国外工作,凡事都得靠自己,连我都蛮钦佩我自己的生存能力的,哈哈!”

另外,模特生涯也让她成熟得很快。

曾会因为自己得不到一些工作而难过、气馁,现在已了解到被reject是再普遍不过的事,不会让自己感到委屈。这样一种心态放诸在生活上,其实也超适用的。”

发型 Christvian Wu using Revlon 彩妆 Kimberly@kimxbby__ using Chanel Bea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