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Y说:


记得Carlings于2018年第一次推出虚拟系列,或去年数码时尚公司The Fabricant的虚拟时装拍卖出$9,500美金的天价时,我还真觉得好玩,因为新鲜的东西总能吸引我的兴趣。何况, 这次Carlings的T恤要价还不高。

但,新鲜劲只是一时。若你热衷社交媒体,所有新玩意都想体验,please go ahead。如果你也和我一样觉得这追根究底只是一个filter,略为感到不值的话,那就真的算了吧。想象一下, 如果你在Instagram刷到一个app广 告 ,说它的自带滤镜能为任何衣服添加图案,但是叫价$40欧元 (约$60新币),你买吗?恐怕不会。 那,为啥买这件Carlings?何况只对这独有的一件T恤起作用。而且说真的, 从现有滤镜的图案来看,真的没有一件吸引到我,实在没有购买的冲动。

而且这些filters都是事先品牌设计好的,不能任你自己发挥创意,所以表达任何宣言前,请三思自己言行是否一致。敢敢po上一张穿着带有“Stop denying our planet is dying.”的图片, 就千万别让人逮到你在超市里狂扯塑料袋。

也不要以环保名义“道德绑架”。 你会不会因有了这件T恤而减少买衣服的频率——难道自己不清楚吗?就算它提供365天不重复的设计,你是否会全年在现实中仅穿同一件白T恤?除非你真能贯彻Carlings的可持续性理念,比如真的一年不买新T恤(还并没阻止你买其它新衣服)。

最后,也别总以为虚拟实境就是未来,你怎么知道真实本身不是未来呢?若总活在Instagram格子里,迟早有天我们定会发觉:自己的生活,如同那件离开滤镜的CarlingsT恤般,空空如也。

 

DONSON说:


2018年《女友》推出第一个Augmented Reality封面,通过app用手机一扫就能让封面“活过来”,在当时掀起业界一阵不小的骚动。

科技的极速变化不容小看,转眼间 AR已悄悄走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去年8月Sparkstudio(Facebook的AR软件) 正式开放给大众创作自己的AR filters, 大量新奇AR filters涌入让它普及化, 瞬间改变了社交媒体的形态。

还不懂何谓AR?就是你拍Instagram story那个会跟着你的脸“一起动”的虚拟动效。这个能“追踪”真实世 界的事物, 并结合非现实世界所制造出来的视觉效果的技术就是AR。

铺陈这么多,就是为探讨AR时装。 去年12月Carlings推出全球首款AR T恤,一举颠覆我们对着装的认知。品牌透过Sparkstudio软件设计的AR filters设定在T恤上的logo,只要开启filter扫过, 屏幕上即会显示你T恤上的选择图案。 早在2018年,日籍歌手登坂広臣抢先穿一款Vetements的AR连帽衫并在 Instagram标上“This is the future”, 但因当时AR技术未普及化,得用特制app才能展现,所以未能“大展拳脚”。 谁料不到一年半的时间,the future真的is here了。

虽仅用来拍照或影片,但我觉得已足够。在“淘汰率”超高的现代世界, 大家追求的不过是新鲜感,着装的理念也因此该随着改变。就像食物一端上桌大家拿起手机先“喂饱”手机, 在某种程度我们已置身为社交媒体打扮的时代。衣服曝光一次就不再重复,间接促使租衣商家的崛起。 再则只需一件就能穿上无数图案设计的T恤,既鼓励少买也减低消耗,很符合全球关切的可持续性课题。我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多品牌陆续推出AR服饰。

既然改变不了,何不抛开成见跟上时代步伐?容我再重复:THE FUTURE IS HERE。

更多时尚有关:
上班长袖衬衫新式6穿、Moomoko教你“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