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SOLA DE CASTRO
FASHION REVOLUTION联合创办人及
全球创意总监
www.fashionrevolution.org

由意大利籍设计师Orsola de Castro和英籍设计师Carry Somers联手于2013年创立的英国非营利性组织Fashion Revolution,在全球100个国家发起运动,通过鼓励提升品牌对消费者的透明度来改善供应链和行业弊端。同时也自2019年和可持续时尚组织Global Fashion Exchange合作推出The Great Fashion Revolution Clothes Swap项目,以详尽的“换衣指南”(点击一键下载)支持世界各地的swappers自发组织换衣。

FASHION REVOLUTION swap kit
Fashion Revolution提供详尽“换衣指南”供下载,支持世界各地swappers自发组织换衣

从设计师起步的你早在1997年就推出升级再造品牌From
Somewhere,对可持续时尚的热情是如何开始的?

时尚本是关于创意、探索,做对的和美好的事情。我喜欢用现有材料来创作——既能打造漂亮时装而造价又不昂贵。通过降低面料开支,我可以支付裁缝们更高的工资,让成衣质量更精美。对我而言,升级再造的重点不在于减少浪费或可持续,而在于发挥设计师的创造力。后来我看到快时尚带来的浪费,才算真正投身可持续时尚的事业。

FASHION REVOLUTION Orsola de Castro
Fashion Revolution联合创办人及全球创意总监Orsola de Castro(摄影Tamzin Haughton)

如何看待“换衣”的兴起?

很多人可能忘了我们都曾跟姐妹们交换过衣服穿。借助科技的力量,目前换衣的潜力很巨大,我们不只可以和家人换,还可以和社群换。这不仅改变我们拥有衣服的方式,也挑战这个不断鼓动人们买买买的时尚系统。

换衣及买古着越来越流行,会否间接导致工人失业或商品涨价?

不至于。涨价可能会,但微不足道。我们希望时尚行业适量生产,而不该过量生产。当人们开始珍惜衣服,学会交换、分享、修补、再造,就等于释放信号:we want less but better。这会刺激更多工作机遇并改善生产链,因人们不再不停购廉价货,而追求更精制的衣服。

大部分工人目前都是按数量而非工时获得工资,这等于催促他们快点做并“鼓励”犯错。正确做法该是生产更少数量,却花更多时间制作优质衣服。这样一来不仅工人们更享受制衣过程,消费者们也会更享受这些产品。

和Global Fashion Exchange的合作是如何开始的?

其创办人Patrick Duffy和我是好朋友,我们之前就一直想合作,就选择从换衣开始。由于疫情关系,很多活动不得不喊停。我们目前在继续探索线上运作,也为疫后开展活动做准备。

“换衣”对你而言,乐趣在哪?

我会尽可能问更多关于衣服的故事,并了解清洗方式,如聚酯纤维的就不要用洗衣机洗,因洗衣过程会释放微塑料纤维(而且洗新衣会比洗旧衣释放出更多微纤维)。我也遇到过很多趣事: 有次我想跟朋友换一件夹克,结果竟发现它原来就曾是我的!15年前我把它换了出去,然后就忘了这事。还有一次是很久前换出一双Salvatore Ferragamo的鞋,我虽然很喜欢这个品牌,但当时只爱某个特定款,对那双鞋毫不来电。谁知随年龄增长,那款平底鞋却成了我的最爱。这说明人的喜好也会随时间改变,哈哈。

不少亚洲人仍对二手衣很忌讳,觉得这个挑战大吗?

其实已开始改善了。我的工作也包括指导新一代(如来自中国内地或香港)的设计师,发现不少年轻设计师都喜欢再利用的概念,而韩国在这方面也做得不错。现在很多设计师如Maison Margiela的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也用精彩作品向我们体现了独特的旧衣美学。你要知道,人们一旦爱上了旧衣的质感,就离接受二手衣不远了。

疫情之下,“换衣”安全吗?

老实说这时候举办换衣活动确实不适合,尽管病毒不能脱离人体在物品上存活长时间,但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是多久。保险起见,不妨先和较亲近的家人、同事、朋友 交换。换衣习惯其实很好养成:大家约个时间(如6pm下班后)一边喝点小酒一边来交换或改制一些衣服。Fashion Revolution就有一个线上活动叫Stitch & Bitch。

“换衣”还有哪些得注意的事项?或者你还有什么建议?

好好清洁你想交换的衣服,请别用丢弃的心态来对待,就像要捐赠前也至少得该确认衣服处于良好的可穿状态。换得衣服后你可自行采取卫生措施,在穿前再洗一次。我也强烈建议人们好好为衣服附上清洗标签。现在的清洗标签太笼统,就是简单的干洗或机洗,而你毕竟是穿过它的人,应该能给更好的建议。

作为组织者的你,则不妨根据材质来安排区域,如100%棉质、100%羊毛、100%聚酯纤维、100%亚麻、100%人造丝。其余的混合纤维,如50%人造丝及50%棉质的衣服放一边。届时你可能会发现大部分衣服都是混合纤维,而混合纤维纺织品其实是不能回收的,这会让人看清一些事实(往后多购买单一纤维衣服,有助于循环再利用)。组织者还可以和当地时尚学院或时装设计专业学生合作,在交换活动上设置“修复站”,帮大家现场修改或调整衣服。有时改改长度或调调大小不过也就五分钟时间,却能让衣服重获新生。也希望人们能因此获得灵感,回家也学着改制。

Athena Korda “Who made my clothes”
希腊时尚设计师Athena Korda以“Who made my clothes”标语为其时装秀谢幕

Fashion Revolution被全球的swappers问过哪些棘手问题?

其实大家最该问,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应是:who made my clothes? 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推行的hashtag(此外还有“what’s in my clothes?”)。

问品牌#whomademyclothes的倡议很不错,得到的回复可诚恳?

最初前两年几乎没品牌愿意回应,而现在大多品牌都做好了准备,有的甚至做得很棒,可以提供详尽回复并让工人手持“I made your clothes”海报作回应。越来越多品牌认识到消费者关心由谁制作,就算没有,相信大家的提问也会促使更多品牌产生这样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