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习惯了Alessandro Michele华美的中世纪美学及诗意的文艺复兴风格,所以当看到2020年春夏的Gucci时装秀造型时,难免有点出乎意料:哎?这么性感?

原以为“怪美怪美”但却叫好又卖座的“故事”,这一季还会继续的。

可坦言自己很怕闷的Alessandro Michele却说:“要照着之前的美学继续做根本不难,况且数字也很好(品牌去年销售突破80亿欧元大关)。但我想做点我没做过的事——我就是要赌赌看,哪怕这场改变带来的可能是地震。”

相比以往格外繁复且具戏剧性的设计和搭配,这回显然从简许多,采用更多图形色块来装饰;以往的复古少女和怪诞女孩也披上性感装扮,透视、薄纱、蕾丝、乳胶、束带、开衩、挖空……应有尽有。同时他还为系列注入更多女性美及优雅个性,如轻盈欧根纱、修身轮廓、大低领及改进版的西装套装等。

可这还是那个曾让模特提着“人头”走秀的Alessandro Michele么?

Alessandro Michele说:“我还是一样。这还是我,只不过放了另一首歌。”

他选择舍弃很多奢华细节,并从1990年代的时尚撷取力量,也借此向崇尚自由表达的时尚设计师Tom Ford、Miuccia Prada及John Galliano致敬(他曾说当时看他们的秀,在工作室中也能感受到自由氛围)。

他融入一些Tom Ford式的性感(如缎面开衩礼服),混入一点古怪又创新的优雅风格。当然也不能忽略那些出现在多款成衣及配饰上的标语“Gucci Orgasmique”(“春潮”)。服装配饰中还有很多别的“性趣”元素,如充满恋物情结的乳胶材质,呼应品牌马术历史但明显更有SM意味的皮鞭(riding crop)、马尾鞭等。

Alessandro Michele直言不讳地说:“时尚像性一样,时装秀就是高潮。”

这一季的共同点?

他一直强调“自我表达”,时常以时尚与你进行精神沟通与哲学讨论。这次春夏系列的灵感,来自法国哲学家Michel Foucalt的“微观权力”(Microphysics of Power)——在一系列规范力掌控下的规训社会中,我们的行为举止与外貌,都被这种微妙的社会治理术所驾驭。那么时尚是否有可能成为摆脱规训、带来自由体验、释放自我的途径呢?还是时尚会变成一种强加的新规范,让自由变成破碎的承诺?

Alessandro Michele认为:任何形式的时尚,都是通往自由的逃亡。

所以他这次展示出的自由,“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变性感”。

最后,小编也在东京发布会上好好把玩了一番品牌的各式趣味配件:造型各异的大墨镜和看起来造型夸张(其实很轻盈)的链条装饰,在手臂上武装数只“唇膏”的皮革腕套,华丽夺目的水晶蝴蝶胸针,经典马衔扣装饰手袋及结构独特的抢眼包包……相信当这些单品陆续上架时,你也必定会感到兴致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