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HOW DID AMANDA WHO STUDIED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TURNS INTO A FACE AND BODY PAINTING ARTIST 来认识“怪美”的人脸及身体彩绘师AMANDA

本科专业为学前教育与管理的Amanda,为什么到后来选择在自己和别人的脸上“涂鸦”?女友《怪美》特辑,专访这位人体彩绘师。

Published on

请看:来认识“怪美”的编织设计师KELLY LIM

Amanda Lye 黎素温 

28岁 人脸及身体彩绘师

从跳蚤市场做起
当了11年人脸及身体彩绘师的Amanda,几乎是自学成才的。
因兴趣使然,她在2008年于跳蚤市场设立摊子提供人脸彩绘服务,为的只是能看到客户们(大部分是儿童)满足的笑容。后来她创办了Amanda Facepaint,并从单人行发展至拥有强大专业团队。
Amanda说她的技术都是从一次次创作中学习得来,并没上过任何专业课程;只是觉得人脸彩绘与化妆异曲同工,因此曾报读过彩妆学院。
她的本科专业?竟是毫不相干的学前教育与管理!
她说早期得兼顾学业、正职及彩绘服务,时间根本不够用!尽管因无法多陪伴家人使她内疚,但她坚信自己更不能做的是半途而废。

从彩色到黑暗
以专业态度维持兴趣,让Amanda有了今天的成绩。 她的团队不仅与Dolce & Gabbana、Puma、Guerlain、Kids 21等大品牌合作过,早前还刚从日本京都回来,在当地完成客户的Avatar及Mystique全身彩绘要求。
跨领域又跨国界的种种机会丰富了她的经验,Amanda 十分庆幸这一路走来,收获的都是正面的鼓励与认可。 这,或许与她的积极和乐观有关。
她说:“我喜欢色彩!我的作品往往都会有一抹明艳,看上去活泼又让人开心。”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就没“黑暗面”,她解释:“我也有情绪低落时,就会倾向于在自己脸上创作骷髅等较暗黑的元素。” 她本能地通过彩绘将自己内心的“ugly side”具体呈现, 并因此觉得“很过瘾”。如万圣节时听到客户觉得自己看起 来“too scary”、“eww, so gross”等,会让她更有成就感。
“这就代表我的创作很成功!”Amanda笑道。

从快乐出发
面向光明,包揽黑暗——这不仅是Amanda的生活理念,也贯彻到她的创作当中。
她说:“彩绘时一笔一划都需极致的专注力,这会让我迷失其中。” 正因此也会忘了烦恼,等到回神时,再多负面情绪也都被消耗了。她还说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洗掉彩绘后,她又能“重新开始”。
随时想以什么面貌示人,皆在她掌控之中。她还能助他人成为“自己心目中的样子”,更遇过不舍得将彩绘卸除的客户,让她感动又欣慰。或许20年前还有人会排斥把自己涂成各种“鬼样子”,但现在很多事情都已见怪不怪。
Amanda就认为:既有可以“be anything you want to be”的自由,就该好好把握。只要过程使你快乐,何必在乎旁人怎么看?

同时别错过《女友》五月号封面故事:看林湘萍如何两度走出忧郁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