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MOVE TO SINGAPORE: HOW CHRISTINA HSU FROM TAIWAN MANAGES HER LIFE AS A SINGLE MOTHER AND A COMPANY CEO IN SINGAPORE 《我的新家园特辑》:看来自台湾的CHRISTINA,如何克服身为单亲妈妈的艰辛成为公司总裁

看来自台湾的CHRISTINA,如何克服身为单亲妈妈的艰辛成为公司总裁!

Published on

许如蓉 CHRISTINA HSU
SCIENTIS亚太分公司总裁
来自台湾台北

Christina出生于台北,13岁那年前往纽西兰留学,大学毕业自心理系,在当地读书加工作长达17年。
2006年她过来本地,两年后成为永久公民并居住至今。13+17+13的“混血”,很难将她直接归类为“哪里人”。不过无论走到哪里遇到什么困难,她却都坚信一点:除了你自己,没什么能打倒你。

谁英文差?
13年前Christina随前夫来新,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在知名美国公司Johnson & Johnson找到工作。既然受过英文教育,我想她的“语言关”该是没问题吧?
谁知她说:“我的思维不够Asian,说话太直接!此外我讲的英语俚语多,口音和本地人不同,所以‘笑点’也不一样。和同事及朋友聊天时,我的笑话他们听不懂,他们的笑话我又get不到。还有本地人说福建话,跟台湾北部的闽南语口音也有区别,所以还是说华语最方便。” 她聊起曾经搭德士的趣事:如果她讲华语,司机一听台湾口音就会开始和她大聊台湾政治。
她不得不打断说:“我离开台湾很多年了,不太懂台湾政治。” 如果讲英语,有的uncle们又听不懂她的口音。她说有一次还有人批评她:“你英语讲得太差了,得学一学”。
然后好心建议她,本地YWCA可为移居本地的妈妈们提供免费英文课程。
“Excuse me?谁英文差?!” Christina哭笑不得。
还有一样无法习惯的事,就是本地人开车。她说:“相较台湾当然算是遵守秩序的,但比起在纽西兰就还有差距。如换车道或出快速公路高速时打信号,后面的车是不是 该慢下来?没有哦,我发现这里一打信号后面的车反而更快驶上来!我心想那还不如像台湾那样直接‘杀’出去算了!不过,新加坡好的地方,就是城市非常安全、干净,都市 规划也很科学。”

这13年
“在新加坡这13年,我学到很多东西。”Christina说,“13年前我只想证明自己能独立闯出一片天,13年后才懂得其实无需证明给任何人看。我只要做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并让儿子能以我为傲。” 何出此言?她到本地的前三年就经历了结婚、生小孩再成为单亲妈妈的过程,令她感叹世事难料。10年前,没有亲人在身边,本地生活开支又高,一个人带小孩实在不易。和前夫分居六个月后,她才让父母和哥哥得知她生活上的变故。家人建议母子俩回台湾或纽西兰,她却执意留在本地“:我已经当妈妈了,应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也该自己努力抚养孩子。”
幸好当时Christina认识了几位好友,无论在她事业高潮或人生低谷都不停鼓励她。
“亲人和朋友的支持,和对我能力的认同,是我最大的动力。我尤其感恩在Johnson & Johnson工作时的本地女主管,她不但没架子还对我格外照顾。记得当时我刚换工作,三个月后就成为单亲妈妈。有个周末我需要上班,儿子没人照顾,她二话不说主动过来帮我看孩子。这只是其中一件令我感动的事,直到现在她都还继续关心着我们母子。”
Christina说:“因为我身边这些人,我才觉得一路辛苦都是值得的。” 转眼儿子已11岁,她说:“我先送他去台湾学习正统中文,然后再回本地读国际学校。然而因儿子无法考入本地学校,去年9月我便送他去纽西兰读书。本地国际学校收费约3万新币,纽西兰一年学费才700新币,相差太悬殊!另外,也因我较欣赏纽西兰的教育方式——亚洲教育思维是两点间有一条路,而纽西兰教育观是从A点到B点有不同的中间点,可能性很多。老师不会告诉你‘唯一答案’,反而会说他们在孩子身上也能学习到东西。如他们常问‘这个我不会,哪位小朋友能帮我?’——我觉得这就会激起孩子们教导他人的兴趣。我对儿子的要求是成绩不必出众,只要有礼貌并过得快乐,我就满足了。”

没一辈子的敌人
2017年10月,Christina与合伙人Marcus Tan共同创办公司。
有趣的是,她和Marcus之前分别任职于医美界两大玻尿酸巨头公司,彼此都担任高阶主管,是不折不扣的直接竞争对手。
“我们一起开公司,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但这也证明‘没有一辈子的敌人’。” Christina说。
去年瑞士公司Scientis S.A.将淡斑乳霜Cyspera Cream(含5%半胱氨的创新护肤品,可用于淡斑或去痘印)的代理权交给他们,新加坡于是成为亚太区第一个销售这款乳霜的国家。短短几月内,产品的销量就超越了瑞士公司的预估。今年1月起他们应要求成立Scientis S.A的分公司——Scientis APAC,负责拓展整个亚太区业务。
她说:“多年来我一直和本地医美、皮肤科和整形医生打交道,他们知道我们自创公司也非常支持及友好,从没让我们吃闭门羹。” 我好奇:“光靠这一款乳霜,就能撑起公司在整个亚太区的业务?” Christina大方送我一支并自信地说:“客户对我如此信任,我就更想为他们找到好的产品。效果,你试试就知道。

更多《我的新家园》故事,请看“出生福建并持有香港护照的吴楠楠,最终为何定居新加坡?”、“23岁的新移民惠珊如何走出忧郁,更开办了舞蹈工作室?”、“曾珠(原籍中国武汉),从音乐学生变身本地美食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