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left) Barry、Darren穿Coach棉质衬衫,Uniqlo薄绒套衫,人物专属牛仔裤

袁世豪 DARREN YUEN
袁世杰 BARRY YUEN
29岁

直到近年才发现两人是“镜像双胞胎”(mirror-image twins)—— 尽管长相和行为习惯是相反的,但兄弟俩皆表示他们喜好相同且思想一致。然而弟弟Barry却强调:这是太了解对方的缘故,无关心电感应。

什么时候开始理解到“双胞胎”这个身份?

Darren:因为爸妈会给我们买一样的东西、穿一样的衣服,所以很小就意识到双胞胎与一般兄弟姐妹不同。后来上同一所小学, 更会吸引到同学们讨论。
Barry:小时候与亲戚聚会,会发现我和Darren的待遇跟其他小孩不同。长辈会不断强调我们是双胞胎,就在不知不觉中有了认知。

如何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

Darren:很亲密!虽然我已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发信息,睡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与他通话。
Barry:我想会比一般双胞胎还亲密,几乎每小时都会给对方发送至少一条信息。我们会想分享生活里所有事,不希望对方错过任何细节。

有个双胞胎兄弟有何好处?

Darren:会多出很多趣事,如同校同班的话,老师、同学可能认不出来。再者旁人一定会注意到我们,有利于拓展社交圈子。
Barry:对我而言,最大好处是能有个完全了解自己的人。

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Darren:虽然我们大致来说脾性差不多,但他还是更外向、活泼, 我则较淡定。
Barry:约五年前我无意间读到关于镜像双胞胎的报道,才发现我和Darren就属于这类。除了长相上一些明显的不同,还有一人是左撇子一人是右撇子,很多行为习惯都是相反的。

生日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Darren:又爱又恨吧!两人过生日但只有一个蛋糕,小时会为此感到不平衡,觉得没有生日“专属感”。然而长大后却很珍惜这样的缘分,会互祝彼此生日快乐,感觉很奇妙。
Barry:能有一个人一起过生日,让我自小就挺开心的。那种寿星的光环和焦点不是独享,而是有人与你一起分享,感觉很不错。

是否曾因双胞胎身份有过心结?

Darren:我们终究是两个个体,长大后也较有明显的长相区别, 就不太有心结了。虽然亲戚难免会比较我们的成就和生活,但我和他之间没有隔阂也不会较劲。
Barry:我和他平衡得很不错,各有表现优异的地方,因此不会有心结。像我在中学时只考进普通班,但他却在快捷班,这反而激励我要努力和他一样优秀。这种不让自己落后的动力,该是身为双胞胎的好处之一吧!

被问过最离谱的问题是什么?

Darren:“你们不在一起时,能感应到彼此吗?”
Barry:“你们能感知彼此的情绪吗?他摔倒了,你会不会感到痛?”

曾经有否刻意让自己看上去和对方完全不同?

Darren:我其实很享受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我们甚至有相同的审美和穿衣品味,甚至会剪一样的发型,所以不曾刻意不同过。
Barry:或许从小形影不离,我们的喜好十分一致——不仅习惯了打扮一模一样,还很享受这样的twinning moments。在世上能有个自己的“分身”,我觉得很酷啊。

有个双胞胎哥哥/弟弟会否影响你与朋友/伴侣的关系?

Darren:我们的关系太太好了,导致我更倾向于只和他聊心事。 有朋友表示过觉得被冷落,但我老婆却已习惯了。 Barry:我确实会更偏向他,尤其和共同认识的朋友一起时,但凡他提出的意见我都会附和。不过也正因我们是双胞胎,各自的朋友都是同龄人,所以也容易熟络起来扩大彼此的朋友圈,对交友是良性影响。

能想象没有对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吗?

Darren:不仅是没了双胞胎兄弟,更是失去一个知己。生活会少了很多精彩,少了他介绍我认识的朋友,少了外界对我的关注…… 我或许未必会像现在这样外向、健谈。
Barry:应该会特别孤单、无聊。即使有伴侣或兄弟姐妹,我觉得也无法达到像双胞胎那样的一致思想与默契。我和他之间,是完全没秘密的。

摄影 Vee Chin & Phyllicia Wang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Jet Ong 发型 Christvian Wu, Cinq Studio, using Revlon Professional 彩妆及修饰 Zoel Tee using N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