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THE MOVE TO SINGAPORE》: SINGAPORE’S EXCITING MUSEUMS DREW TAIWANESE VICTORIA CHANG TO SETTLE HERE? 《我的新家园特辑》:VICTORIA因博物馆选择定居新加坡?

来自台湾的Victoria,居然是因为本地的博物馆才决定定居?

Published on

张元宜, VICTORIA CHANG, 新加坡移民,移民故事,亚洲女性

张元宜 VICTORIA CHANG
BRESCIANI BVLGARI营销及传讯经理
来自台湾台北
Victoria于台北出生,15岁那年前往纽西兰留学直至大学毕业,其间曾到上海实习并认识了意大利籍丈夫。之后她赴米兰修读时尚公关硕士,在意大利及香港工作了一段日子。2017年,她全家迁来新加坡,
初来时停工一年陪伴孩子们渡过“移民困惑期”。
采访她时,她刚加入意大利品牌Bvlgari。

“实验大学”
由于Victoria的父母及外婆都曾在日本生活,所以自小她家就是日中台的“三语环境”。为了和只会讲日文和台语的外婆沟通,她更是大部分时间得说日文。17岁时外婆去世,Victoria在思念中仍然自责:该把日文学得更好一点。然而家人强调“台湾人不能不会中文”,于是当时连台湾注音都不会的她,赶紧加强中文教育。从纽西兰中学毕业后,她在大学选读了外语系——日文。
我脱口而出:“有没有搞错……在纽西兰读日文?”
Victoria大笑,说:“就是选了一个‘简单’专业,这样就可以用最少时间拿到最高的主学分,然后把更多时间用来研究自己感兴趣的副科如广告、公关、 商业法、活动策划管理等。在对未来还没有方向的时候,好好探索自己的兴趣所在。”
听完她的解释,我pause了好几秒,心想“竟还能 这么操作”!
她继续:“在纽西兰留学那段时间,我住在寄宿家庭。他们视我为己出,不仅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也教会我生活的技能,给我灌输了不少纽西兰的人生观念。至今,这仍然是我最主要的价值观。他们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家人…… 在我的婚礼上就有两个父亲牵着我嫁出去——除了亲生父亲,就是纽西兰的‘爸爸’。”
丰富多元的成长背景,让如今的她通晓多种语言。然而,她却表示那是“生活所迫”:因家里环境不得不说日语,出国读书不得不说英语,因在意大利生活又不得不说意语。唯一因兴趣而学习过的法文, 反倒马马虎虎。
最有趣?她在台湾的教育程度记录一直未更新,至今仍是“小学毕业文凭”。

爱上博物馆
Victoria的丈夫是电视制作人,曾在MTV及Fox 等传媒集团就职。由于网络时代愈发讲究digital content,于是在香港和新加坡自行开设了创意公司Eye Creative。模特新秀大赛“Asia’s Next Top Model”第二季的制作人,和第五及第六季的电子营销策划人,就是她丈夫。
然而Victoria却声称,拓展生意并不是他们选择在新加坡安家落户的主因。
Victoria列出了一大串“原因”:“是因为 National Gallery、National Museum、ArtScience Museum、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
我还真是头一遭听说有人决定定居本地,是因为这里的博物馆!
我疑惑地问:“香港和意大利的博物馆不好吗?”。
Victoria答:“我们第一次参观National Gallery 时,发现里头有个免费为孩子而设的艺术区,有各种寓教于乐的活动。此外,如本地的Victoria Theatre and Concert Hall,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专为小孩子设计的演出。我喜欢新加坡为下一代所打造的艺文环境,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逛完National Gallery的当天就决定搬来!”
“说到底其实还是为孩子,虽然我本身也很享受这种艺术氛围。本地博物馆的资讯很新,持续不断有新颖或难得的展览,单这点香港就难以媲美。如之前 National Gallery的《Colours of Impressionism: Masterpieces from the Musée d’Orsay》展览,就是在东南亚的第一个印象派艺术大展。”

主妇不是工作?
对Victoria来说,“从全世界路过”都是轻车熟路,但对年纪尚幼的一对儿女,却是第一次离开成长的地方。他们会困惑:为什么我再也见不到朋友们了?常给我看病的那个医生去哪儿了?
于是她花了一年多时间带着孩子们在本地四处“探险”:早上在小印度下午去牛车水,有时参观博物馆有时去马场骑马……尽可能帮他们更快熟悉这个国家。
然而她却被孩子们当成“没事干的妈妈”。
“有天孩子问我‘mommy, why you don’t work?’ 我解释说我要照顾你们啊,我也在为家庭操心啊。结果?孩子却说‘no, you’re at home’。
我记得我当时是无言以对的,于是自问:难道当家庭主妇就不是工作吗?” 却也因此激起反省:“好像是真的太闲了点。家里有女佣我无需做家务,所以每天除了带孩子,我的生活就是追剧。这种缺少目的日子,让我有种极大的挫败感。
记得有一天丈夫回家,看到邋里邋遢的我, 连他都说‘是不是过分了点啊?’。
我妈妈受日本文化影响,也责备我‘丈夫在外辛苦一天,回到家还看到你这个鬼样子’。于是我觉得,既然孩子们已适应了新环境新生活,我也是时候‘重振旗鼓’了。”
因此,Victoria重回职场,不让自己继续成为 “没目标的女人”。
访问过后不久,我在Bvlgari品牌活动上再看到她,全然一副意气风发的自信模样。 让我想起她在访问时说过的一句话:“女人一生中会面临很多次的角色转换,有时排斥某些角色,也是有的。如果缺乏自我认可,我愿意将自己层层剥开,立即重新开始。”

《我的新家园特辑》:
看Linda如何从“黄脸婆”化身成功创业家、日台混血杨柳纯子的“打怪”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