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MOVE TO SINGAPORE: HOW THE HOKKIEN DIALECT HELPS JADE CHEN FROM TAIWAN IN ADAPTING TO LIFE IN SINGAPORE 《我的新家园特辑》:来自台湾的JADE靠福建话融入本地生活

来自台湾的Jade庆幸能靠福建话,让她更轻易地融入本地环境。此外,本地和台湾有哪些能互学的地方?看Jade怎么说。

Published on

陈名玉 JADE CHEN
来自台湾台北
教育学院行政经理

等Jade完成拍摄等了挺久,当她走出摄影棚时我问:“有什么不顺利的吗?”
她摇摇头对我说:“没有,谢谢你们团队对我好有耐心。”
简单一句高情商的回答,就让人好感值上升。

跟她聊天也是愉快的。Jade算得“半个”同行,在来新前她曾在台湾新闻局麾下担任网络广播主持,也访过无数歌手明星。2000年被公司外派来本地开展推广工作,一年后回到台湾。但就在那一年里,她在本地寻得了爱情。于是自Jade回国,男友就不得不在两地之间飞来飞去。两人在台湾结婚后,Jade也开始考虑,是不是能为丈夫搬来新加坡呢?

“移民的原因有很多种:为教育、为工作、因家庭关系、为走出国门等。而我,则是为爱。”她这样说。
我回应:“从这个专栏访过的女性看,为爱移民的还真不少。”
她继续:“移民后的生活态度也有很多种啊,有人能很快让自己完全融入当地社会,有些人却无论到哪里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但这其实也没什么问题。我很幸运,因为来自台湾,可以和本地人用福建话沟通,于是较轻易融入本地环境。另外,我觉得本地很有人情味,尤其老一辈对陌生人的关怀和善意,最令我印象深刻。像以前我怀孕时突然想吃西瓜,路过超市时进去买,为我结账的auntie一直盯着我的肚子看,然后问‘西瓜这么重,你自己要如何提回去?’ 我听了很感动——哪怕只是顺口一问,都让我感受到陌生人的好意。”

来到本地已19年的她,现已放弃当初的媒体事业,转而从事教育业。
我问:“可有遗憾?”
“遗憾自然有。刚来这时,我在工作上遇到很多阻碍。后来决定重头开始,不断进修并提升自己,努力在新环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比较新加坡和台湾,你觉得有哪些能互相学习的地方?”我问。
“本地教育更注重细节,制度上比台湾健全。而且因小岛国缺乏资源,因此大家凡事都要求尽力做到最好,这点在职场上体现得尤其显著。而台湾比较能接受每一个人的声音,因此在文化上花繁叶茂得多。我觉得这一点其实新加坡也能做得很好,因本地不仅种族多元,又有自己独特的气候,一定能开出更多彰显本地文化的‘花朵’。”

“另外本地的女佣政策,真的帮到父母太多了。”
Jade解释:“在台湾请女佣不仅费用高昂、手续繁杂,而且通常只限服务失智失能的老人。而在新加坡雇女佣很便利,收费也合理,这就允许父母有更多时间能投入在工作上。”

“但也有很多声音说现代家庭过度依赖女佣,导致父母和子女沟通不足。”我问Jade:“你怎么看?”
她点头:“的确会,可凡事都有利弊两面。我觉得现在既有社会的声音提醒父母自身责任,同时又不必破坏政策,仍然减轻父母负担,这样不是很好?对平衡家庭和工作这件事上,大家的心态都是‘不想太忙,又不想太不忙’。但balance不是等别人来给我们的,得靠自己去调整。”

“我闲暇时会腾出时间参与政府组织的辅导义工工作,帮助那些心情低落或需要关怀的人。本地人生活压力很大,但我发现有时人们跟同事或陌生人都有很多话说,回到家和家人的沟通却很少。”
Jade分享:“哪怕真的不想说话,做个聆听者也是好的。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可以听听对方的观点。听孩子说话,他们能感受你的关心;听丈夫说话,会让他觉得是一种支持;听老人说话,他们会欣慰自己不是没用的人。我们一定要多多‘聆听’,这绝对会给家庭和工作都带来正面影响。”

更多新移民的故事:
在加拿大成长的Theresa的本地“职场妈咪”生活、原籍韩国的Woo Jung以有限的资金(与毅力)在本地闯出一片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