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MOVE TO SINGAPORE: HOW KOREAN JINNIE LEE’S OWN WEDDING IN SINGAPORE LED TO HER BECOMING A MAKEUP ARTIST 《我的新家园特辑》:本地的婚礼后,为何让韩国新移民JINNIE决定学化妆?

来自韩国的Jinnie在本地举办婚礼后,竟然激发她想当化妆师的念头?到底为什么?

Published on

JINNIE LEE
金融业人士及兼职化妆师
来自韩国首尔

Jinnie起初来得有点“随机”。2006年,她被韩国政府某项目抽选来本地实习半年;正式踏入职场后,本得到一个在香港的工作机会,可由于她更喜欢东南亚氛围,于是又主动向公司请缨回到新加坡就职。为何偏偏对东南亚国家有好感?原来她幼时曾在越南胡志明市生活过五年,甚至还会说越南话。

但选择本地也是有原因的。Jinnie说:“起初实习时发现,这里是个women-friendly的国家。在男性仍然主导的韩国社会,女性很难从事较高职位;但新加坡不一样,女性更被社会尊重,而且也能拥有出众的事业,这让我看到很多机遇。”

Jinnie聊起天来英文标准又流利,一问,原来她大学毕业自英文系。不过刚来本地时,她却被Singlish搞到很头疼。“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我先生(本地人),才真正习惯了本地的发音,还越听越顺耳。”Jinnie说。

“为什么会对化妆师这一行产生兴趣?”我问。

“大概2010年我结婚的时候,由于我很喜欢韩妆自然、有光泽的感觉,想找一个韩国化妆师来为我化妆。可是,却发现很少有这领域的专业人士。于是就激发了我这个念头。”

我不解:“本地化妆师画不出自然的妆吗?”

Jinnie:“倒不是这么讲,但的确风格不同。韩妆重视细节,比如搽粉底时得一点、一点慢慢地层次递进,妆容不厚,着重凸显面部的光泽和自然质感。另外,不仅打阴影相对‘低调’,眼线和眼影的画法相差1毫米也有区别。所以自从有了从业化妆师的想法后,我就开始在Youtube上自学。但我很快发现自己还是需要更系统的学习,于是又报读了韩国的专业学校。”

如果说每位新移民的故事都能给我们带来至少一个启示,那么Jinnie最让我震撼的,是她对自己事业的规划性,以及利用时间的那股“狠”劲。

没错,她对自己是有点小“狠”的。

“我的年假都用来回国进修,怀孕的时候也不想虚度。”Jinnie说。

生第一胎时,她读完了约八个月的化妆师课程;生第二胎时,又读完了13个月的MBA课程。而且,修读MBA那会儿还有“头一胎”的大女儿要照顾呢。为了保证每天和孩子能相处三到四小时,便只能利用女儿睡觉的时间——每天早上五点赶在女儿起床前开始学习,晚上10点等孩子入睡后再继续,最晚可能熬到凌晨三到四点。

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孕妇的作息。

“我对自己说,就一年,坚持读完这一年就没这么辛苦了。好在丈夫和家婆都和我一起照顾小孩,外加有女佣帮忙,所以算不上辛苦。我甚至仍然觉得自己陪孩子的时间不够,这可能是很多在职妈妈们都会有的‘亏欠感’吧。” 她解释道。

“既然已有Plan B要做化妆师,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去读MBA?”我问。

Jinnie继续:“你知道我大学专业是英文系,这点让我在从事金融行业工作时总是遭到质疑。所以我的确需要‘那张纸’作为认可,但与此同时也是为未来打算。我的短期计划是拥有自己的化妆工作室,长期计划是拥有个人的化妆品生意,以及开设韩妆课程。”

但很有反差的,Jinnie却不是个爱逼孩子学习的妈妈。

“我只希望两个女儿过得开心。人生除了学业,还有很多有趣的领域可以探索,我尽可能让她们接触各种艺术、表演活动及运动项目。没准,还能发现她们隐藏的天份呢?”Jinnie笑道。

更多新移民的专访:
“新移民卢欣通过本地法律获得人生启示?”、“她曾一度“身份迷失”却在本地找到归属感”、“新移民兰宇光为何说她在本地用光了坏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