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THE MOVE TO SINGAPORE: HOW IRENE WANG FROM CHINA WUHAN ADAPTED TO LOCAL MULTI-ETHNICITY ENVIRONMENT WITH HER CURIOSITY 《我的新家园特辑》:看Irene如何用好奇心克服多元文化挑战

看来自中国武汉的Irene,如何用她的好奇心克服多元文化挑战。

Published on

王琼 IRENE WANG
保险顾问
来自中国武汉

2006年,王琼和比她小两岁的弟弟随母亲一同迁居本地。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离中国较近,又有华人环境。母亲作为陪读妈妈在新加坡待了三年,直到弟弟满18周岁才安心回国。由于早期有家人的陪伴,王琼并不感到孤单。最大的挑战?是适应本地的多元文化。

好奇心小姐
刚来时第一年,王琼在语言学校学英文,班上有很多中国同学,她甚至感觉不到出了国。
“差不多过了整整一个月, 直到有次出门搭MRT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国外了。因为那时武汉还没地铁。”回想起来,王琼也觉得好笑。
“当时最开心的是,这边的中学竟然只上半天课!”
进入大学后王琼选读会计与金融专业,班上的本地同学较多,她亦慢慢开始感受到本地多元种族的文化 差异。她回忆:“本地人出于礼貌,经常会避免讨论一些敏感的宗教课题,以免冒犯到其他种族。可我刚来不明白,就很喜欢发问。比如为何穆斯林拜五会早走,为何要去祷告,为何斋戒月白天不吃东西……有些人会觉得我没礼貌,其实我只不过是太好奇了!我有时还会把天主教和基督教混为一谈,这点也让他们非常介意。我后来意识到,生活在多元种族的社会里,我们的言谈和举止都要更慎重,以体现该有的尊重 。”

不追求事业
开始工作后,王琼接触到更多来自越南、巴基斯坦、印度等不同国家的同事。从外国人口中,她得知了很多新鲜事。
“如印度的‘家长王权’比起中国的‘家长专制’,堪称一山还有一山高;又比如中越的历史渊源,原来远比我所知道的要复杂,中国在越南教科书上竟然以‘侵略者’ 的身份出现……其实事情有很多面,这要求我得抱着开放的心态去了解。”王琼继续说:“虽然在政治上存在着不少矛盾,但是越南同事也让我见识到他们开朗、乐观的个性,以及吃苦耐劳的精神,这些都很值得敬佩,而且让我们 相处融洽。”
曾从事审计及会计工作的王琼,一直很注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好啦,其实她的原话是:“我对事业没什么追求。”
“我的人生观是慢慢在新加坡养成的,我在这里变得很单纯,也容易相信他人。在职场上我不参与office politics、不当出头鸟,身边人事不复杂,也不必烦恼谁在背后‘捅刀子’。我曾在中国实习过一段时间,国内的工作氛围就太拼了,大家一边工作,一边还急着想要闯出什么 名堂。相比之下,本地人会更全身心投入在一份工作上,虽然也想有一番作为,却没中国年轻人那么奋不顾身。在我看来,身边的人远比工作更重要。工作的确能给人事业成就感,但亲人的陪伴却是什么也换不来的。” 王琼说。
为在时间上可以有更好的灵活性,王琼在2017年底转行从事保险业。
“父母不愿在新加坡养老,毕竟中国有他们熟悉的环境和朋友。可考虑到母亲年事已高,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外加还有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我希望有 更多点时间回去尽孝。虽然父母从事的是石油行业,在经济上并不依赖我。但是,他们仍然需要陪伴,有我在身边,他们会开心很多!”

脱单大事
“保险业可不轻松,”我说,“应该没少吃闭门羹吧?”
“那是当然。”王琼继续:“不过,要学会接受被人拒绝, 同时肯定自己的价值。其实,只有当你真正站在对方的立场去看事情,事情的进展才会顺利。人和人的差别 并没有很大,不管你来自哪个国家、什么种族、什么宗教,都会经历同样的人生过程,有着同样的纠结。”
如果说,王琼现在还有什么当务之急,恐怕就是脱单大事了。
“在夏天里呆久了,没有四季更替,你会忘了时间的流逝。忘记又过了一年,忘记自己几岁。一晃眼,竟然已经奔三了。”王琼感叹道。
“朋友问我想找个什么样的,有什么条件?我说没条件,感觉对就行。结果朋友说,没条件就是最困难的 条件。这也许是因为我缺乏足够的恋爱经验,所以连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能给予对方什么。 现在想来,大家趁年轻的时候,还是应该多谈几场恋爱 才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