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U MIRANDA WATANABE 渡边真有
M.A BALLET创办人
来自日本北海道

总觉得跳芭蕾舞的人,通常自带一股优雅气质。以前说不出个所以然,这次当Miranda和我在高桌椅前
同坐,我惯性凹出让自己舒服(含胸驼背)的姿势,她却始终保持着挺直身姿用餐。哦,我好像get到了,就是这条“隐形的直线”和柔和的动作,让我感觉这个人的体态格外优雅。

Miranda自小学习芭蕾舞,她家长最初的原因和其他许多人 一样,就是为训练小孩自小学会保持优美、健康的姿态。当芭蕾舞真正融入她每天的生活,她也从未觉得习舞是一种折磨。

16岁那年,她在北海道芭蕾舞比赛中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激励了她前往伦敦中央芭蕾舞学院继续进修。2007年,她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并很快在新加坡找到工作——加入了The Arts Fission Company(化生艺术团)并同时在SOTA(新加坡 艺术学院)和LASALLE(拉萨尔艺术学院)教授古典芭蕾及现代舞。

算一算,Miranda来到本地已有12年,她说:“我自很早以前就懂得《女友》,虽然不会读中文,但对这本杂志一直印象深刻,没想到今天还能被你们访问。”

她表示,奖项虽为她铺垫了人生,但她却并不是个好胜的舞者。
“创办M.A BALLET芭蕾舞工作室的最大初衷,就是让大家尽情享受一起跳舞的快乐。”

她说:“竞争在芭蕾舞团里是很常见的事,大家都想当跳得最好的那个,向朋友展示自己多么优秀、美丽。但,我对此不是很感兴趣。舞台是情感的出口,应该被享受而不是为之较劲。一个人的舞台远不及和朋友们共舞更让我快乐,所以‘M.A BALLET’中间 那个点,就象征了将自己和朋友连接起来的点。”

“也不是说我的课堂里就没有竞争,学员多少都希望得到我的关注,期待得到夸奖。我总会提醒工作室里的教员,不要偏爱那些较有天赋的学生。我没有不屑比赛,得奖确实是令人振奋的事情, 但千万不要让它成为你的目标。我常教导我的学生们:表演最重要的事,是合作。我们不是在为自己跳舞,也是和伙伴们一起,为音乐为观众而舞。”

“当学生们演出时,我特别喜欢从后台看他们跳舞。他们紧张、担忧、高兴、享受的各种情绪和反应,都让我觉得快乐。我不需他们给我完美的表现,反而希望看到他们无论在舞台上发生什么,摔倒也好,出糗也罢,都能重新站起来继续完成表演。” Miranda说。

不过说真的,本地不少家长让孩子学芭蕾舞,确实是有“应试” 需求的。对于Miranda这样坚持芭蕾舞是艺术而非分数的老师,可能不适合所有人。

“是啊,”她笑,“本地学生会少些,班上大多是来自意大利、法国、美国和日本的学生。他们虽然不追求分数,却也给了我不一样的挑战,就是要不断面对离别。”

她解释:“我真的是掏心掏肺把他们当自己的小孩去爱和教导,长期下来一定会培养出感情。可由于父母们工作上的变动, 他们可能会不得不突然得离开新加坡。有时只是发来一封电邮就那么分别了,我连当面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遗憾。至今虽已经历过不少告别,我却始终无法习惯,还是会感到失落。”

一年前Miranda也有了自己的小孩,生产后才两周,她就回到工作室继续工作。
她说:“新加坡的生活和工作节奏还是很快的,我也一直尝试跟上本地的节奏。也许是因我从未在东京待过,所以无法理解当地人来到这里后,那种所谓的‘一下子slow down’的感受。我也想要更平衡的生活,最喜欢和丈夫带着孩子逛公园,我们夫妻俩在草地上喝着红酒聊聊天,就觉得很幸福了。”

更多《我的新家园特辑》,请看:“命中注定?算命先生说她会在新加坡发光发热”、“新移民黄琳谈本地福利及保障政策”、“看新移民EVA如何将兴趣结合成本地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