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MOVE TO SINGAPORE: HOW WU NAN NAN FROM CHINA FUJIAN WHO HELD HONG KONG PASSPORT FOUND HER SENSE OF BELONGING IN SINGAPORE 《我的新家园特辑》:出生福建并持有香港护照的吴楠楠,最终为何定居新加坡?

看持有香港护照却来自中国福建的吴楠楠,如何在本地找到归属感。

Published on

吴楠楠 WU NAN NAN
私人营养师
来自中国福建石狮市

楠楠出生福建,持香港护照,目前是本地永久居民。她九岁来到本地(算是本地政府早期招揽永久居民计划的第一批),大学时到香港修读营养学,毕业后再回到本地工作。本来有点担心,已时隔近20年,那时她又年幼,还记得当年的旧事么?楠楠却说:“印象深刻!”

新加坡在哪儿?
本是要去加拿大留学的,可考虑到太远、华人少、妈妈怕冷等原因,楠楠最后来了新加坡。
她说:“那时候新加坡还不算‘出名’,大家都会问‘在哪儿’或‘是国家还是哪里的省’?后来我们之所以知道,也是恰好因妈妈有个朋友嫁到新加坡,她说这里不仅有华人的环境,还能学习英文。所以妈妈就带着我、弟弟、姐姐还有表姐一起过来。爸爸因为有生意,所以不能陪我们过来。”

“我妈妈以前在国内都有司机接送,搬来后要一人带四个小孩,哪里容易?再加上她不会讲英语,第一年只好将我们三人送去陪读家庭,借助本地家庭的英文环境提高我们的语言能力。由于表姐去的学校不同,妈妈就自己带着表姐。”

尽管如此,楠楠的英文还是跟不上进度,因此多读了一年语言学校。有趣的是,她后来结交的第一个朋友是个只会讲英语,“整天捧着英文书”的华人小孩。跟着这位小朋友“混”后,她的英文程度也慢慢提升了。

以牙还牙
不过,作为来本地留学的“先锋”之一,她可是遇到了不少欺负她的人。
“我记得有一个马来族同学打了我,还说我‘不是新加坡人,不会讲英语,中国学生真白痴’。我听了马上火大,二话不说 就还手打了他!他怎么欺负我,我就怎么还给他!” 楠楠愤愤不平地说。

“哇……后来可有被训导?”我问。
“对方先动的手,还好意思告状?我跟妈妈哭诉,结果她异常平静地说‘没什么好哭,你早晚得学会保护自己’。”

楠楠继续,“其实妈妈嘴硬心软,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倒常说我是‘强势的小孩’。”
“以暴制暴也不好吧?”我哭笑不得。

楠楠回说:“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甘受到不平等对待,况且小学期间我经常被欺负。由于我名牌印着‘WU NAN NAN’—— 一看就知道是没英文名只有拼音的中国小孩。所以搭校车时,我经常被其他不认识的同学为难。现在回想,其实就是大家太小不懂事。到三、四年级时我遇到一个很好,教英文的班主任,成绩也慢慢进步。五年级时我还和当初那个跟我打架的同学一起打球呢!所以我认为,开始时语言也许是最大障碍,但长期来看,人的个性才是关键。”

“我现在就很喜欢新加坡,这里的人其实很友善,也愿意给你机会。而且,一路来我所遇到的‘贵人’,都是本地人!我虽然有香港护照(父母定居香港),却跟香港关系不够‘亲密’。也许因为香港环境压力大,我觉得大家都好凶。以前在香港走太慢会被后面的人戳背,所以被戳到现在走路超快!”

不要忘根
从小在本地长大,若被问“你是哪里人”,会怎么答?这是不少本地移民(尤其是已转公民)会觉得怎么答都不妥的问题。

“你怎么答?”我把这问题抛给楠楠。

“起初的确困惑,”她说,“由于儿时受过欺负,所以拿到香港护照后我便称自己是香港人。当香港人问我为何英文这么好,我就说我是新加坡人;若他们问我为何中文这么好,我就说我是福建人。好长一段时间,就是这么看人说话。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再为此烦恼了。我从小在本地受教育,语言水平和口音已和新加坡人无异。再加上我会讲福建话,很容易就能和本地人打成一片。现在已鲜少有人这么问我了。”
“我妈妈仍坚持定期要我们回国,并告诫我们不能忘根。所以我的中文至今还是很好,没因年幼移民而生疏。” 现在的楠楠,全然没有因当初受过委屈而变成一个内向又封闭的人,反而成为一个有志帮助人们改变生活习惯并拥有健康生活的营养师,浑身散发一种自信的光。

楠楠笑说:“当初读营养系的想法很单纯,就是为了变漂亮!但现在初衷已经改变,是为了帮助更多有需要帮助的人!”

更多专访故事,请看“沈家玉:我不想刻意地去做人设 #华丽表面下的宅女”、“23岁的新移民惠珊如何走出忧郁,更开办了舞蹈工作室?”、“曾珠(原籍中国武汉),从音乐学生变身本地美食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