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YA AMOS
@AMOSCHIYA 
音乐家/指挥家

为追寻音乐梦,他离开家乡近10年。疫情迫使世界各地表演暂停,他因生计受影响而于今年初回新。投了逾40多份履历(包括销售、管理和学术相关工作)皆无所获后当上送餐员,同时也当过教师和酒店门童等。他早前离开新加坡,目前旅居俄罗斯圣彼得堡。

《女友》这一期的主题是“动(move)”——这个字对你而言有何意义? 

这个字其实很抽象……我相信周围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动,但同时又存有一个悖论:我们其实一直处于静止状态。古代哲学家Heraclitus就曾指出,世上一切事物永远都在变化之中,万物皆流,无物常驻。 尽管过去12年来我在5个不同大城市居住过, 但我却不认为这是move,因为我的身份没变, 新加坡永远是我的家。

在俄罗斯工作和生活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刚开始时有点害怕,因我不会说俄罗斯语且又是少数族群。然而这些年因世界杯及目前正在举办的2020欧洲杯等,俄罗斯也变得越来越国际友好。 虽然现在我的俄语已算流利,但因疫情目前这里正兴起新的国家运动——越来越多艺术和文化 机构更倾向于和自家艺术和音乐家合作,推广国家年轻专才,所以我也较难接到新的表演项目。 但这里的人特别注重艺术与文化,所以我相信: 当一扇门关闭时,另一扇门自然会开。

最想念新加坡什么?

食物!虽然科技能连接我与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家人,但在这里几乎没法找到好吃的亚洲食物。 香料和酱汁在这里很稀有,所以我也无法在厨房里煮出同样的新加坡美食!

担任Foodpanda送餐员期间可有什么趣事?那次体验带给你的最大感悟是什么? 

曾接到订单要到Starbucks取一片蛋糕和大杯装拿铁,送餐时还要唱生日歌,但我完全不介意,甚至乐在其中!那期间在不同情况下碰到各行业的人,从他们的不同视角中学会自我审视,也有了更明确的使命感。能让别人体恤我们这些送餐员大大提升了我们的自信心,也让我们更接纳自己,对情绪有很大帮助。那份工作让我知道我还能以音乐以外的方式继续给大家的生活带来小小快乐,也给了我更多勇气、力量、快乐,让我更平静、知足。

音乐在你的生命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尤其是不能表演的这段日子? 

如同食物支撑我们的身体,音乐就像是我们的精神粮食。我相信它不仅在我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 对每个人其实都是。它不仅是灵感来源也是坚强支柱,包含着具强大力量的文字和旋律,能改善一个人的情绪和精神。

疫情如何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式?

改变了我对社会阶级的看法,也让我发现彼此尊重和共同努力的生态系统才能让大家拥有更好生活。 没有谁比谁重要——少了送餐员,可能有人会因挨饿而无法在工作上拿出最好表现;少了艺术家,世界就会变成暗淡、无趣、压抑的地方。可否想象少了电影、喜剧、图像、音乐的世界?因此别自私地以自己为中心,且一起让社会变得更好,像戴口罩、打疫苗,对朋友、家人和社区释出更多善意。

受邀成为艺术与社会企业基金会(Foundation for the Arts and Social Enterprise)创意顾问,感觉如何? 

近年一直很想为新加坡艺术和文化事业尽点力, 因此很感激基金会认同我的能力并给我机会。作为创意顾问,我的职责主要是帮助推广新加坡交响乐UtopiaSymphony,让世界各地交响乐团认识它 演奏它。我们也希望开展一些项目提升新加坡艺术水平,将我们的艺术家推上世界舞台,并努力将新加坡建立为亚洲文化重镇。

今年4月你在《东京・春・音乐节》上为Tokyo Harusai Orchestra指挥,再次站上指挥台的感觉如何? 

超不真实又令人感动,有点像长期不活动后,精神与艺术层面再度重生。疫情期间文化艺术似乎都被大家忽略,能与东京交响乐团的优秀音乐家们合作,标志着一种回归的希望,代表我们能克服难关,能透过艺术和文化继续生活、社交和分享。
俄罗斯这里的剧院和音乐会季节已结束,我目前正在上网课学习新技能。我很期待下一季与圣彼得堡的新乐团合作,同时返回这里各地的剧院与芭蕾舞团。我也会在下一季与意大利剧院合作, 希望届时旅游限制已取消,这样就能到欧洲各处去参与音乐会。 

Amos music conduc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