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杰伟
@PRODBY.HWANG
音乐制作兼编曲人

以上“名衔”不足以概括他之所能。除了制作和 编曲,他同时也身兼作曲、配唱制作、和声编写和弦乐编写等工作。他,今年23岁。小学六年级已考取古典钢琴八级,却选择投身流行音乐行业,并视参与的两首原创华语歌为他“最感骄傲的事”。

小学六年级就考取古典钢琴八级,实在厉害哦!

其实就像不少小孩一样,学钢琴是我爸妈“逼”的, 并非我自愿,哈哈。然而学着学着就爱上了,后来 更觉得弹琴能让我抒发情绪和情感,甚至排遣压力。当时就想,可能以后能当个钢琴老师也不错。

然后想法为何会改变呢?

后来因接触到音乐制作觉得很酷,想法就稍微有了改变。15岁那年在中学修读音乐科,就学了(软件) 音乐符号。当时很喜欢(现已故)瑞典音乐人Avicii 的作品,就会想怎样才能做出像他那般的音乐,会私下钻研哪些程序能下载并混出相似音乐。中学毕业后我进入新加坡理工学院选修音乐与音频科技学编曲、录制和制作音乐等,也是在当时终于肯定音乐制作才是我要做的事。

又如何会想要连写歌也包括在内?

理工学院第三年时参加了由Funkie Monkies音乐学校举办的写歌比赛,当时就觉得“咦,写歌其实也蛮有趣的”。我们当时被分成小组,必须得在一天内写出(包括编曲)完整的一首歌,整个过程让我很乐在其中。

你参与的(翻唱或原创)歌曲曲风很多样,是刻意不定位自己吗?

老实说,在本地因为市场太小,很难专做某一种曲风的。不像在美国,若你是做摇滚乐的话通常会做一辈子的摇滚乐,在这里我们cannot afford to do that。再者我喜欢的音乐类型其实很广,现阶段也会多做不同尝试——从嘻哈、R&B、pop、 电子舞曲等,我都喜欢。此外我也很爱制作抒情歌,也觉得这是最能让我抒发情感的一种曲风。

身为制作人,一首歌里有多少的“你”存在?

视情况而定。在大型唱片公司里,制作人其实有很大决定权,就一首歌来说我会说有70至80% 是他的想法,其余才是歌手的。然而若制作人和歌手之间属于一种友情式合作的话,制作人可以很纯粹地去为歌手实现他/她要的。我? 两者皆可。

入行至今最让你感到骄傲的是什么?对未来有何期望?

能参与两首原创华语歌——李俊纬的《没道理我可以》和凌梓浩的《在意》。接下来还有几首我很满意的原创歌曲会陆续推出,但现在无法透露太多。我的资历不算深,现阶段会希望能和越多歌手合作越好,会尽我所能帮他们达到音乐梦想。另外也想到国外发展看看——中、台、 韩是我最想去尝试的地方,希望以后能有机会。

对你而言,制作出色的翻唱歌曲该具备什么条件? 原创对你的意义又是什么?

制作翻唱曲,我要自己编出和原曲不一样的感觉, 要不然对我来说就丝毫没意义。原创曲的话,我会先向创作人了解歌曲所要说的故事,然后再用我对故事的诠释,用音乐和旋律制造画面感。

对本地乐坛有何观察?

本地(无论华语或英语)乐坛有太多杰出人物, 但多少因为还存有做音乐不能糊口的想法,导致很多人无法全情投入。我很想告诉热爱音乐的人:just do it,当个“叛逆者”有何不可?尝试后才知道自己能不能。另外我希望新加坡人能给自家歌手多点支持,别总是那么苛刻。像早前歌手董姿彦在红星大奖上以她的方式演唱《城里的 月光》,就被网民批评得体无完肤……我觉得这是本地乐坛无法更蓬勃的原因之一,就是国民对自家歌手缺了支持和宽容。正面反馈当然可以,但人身攻击式的批评实在没必要。

黄杰伟 音乐制作兼编曲人
Salvatore Ferragamo针织羊绒套衫、 丝绸衬衫, 人物专属长裤

摄影 Phyllicia Wang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Donson Chan
发型 Zoel Tee using Revlon Professional, Christvian Wu using Keune Haircosmetics (Sherman) 彩妆&修饰 Zoel Tee using N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