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in自画像

Elain是《女友》好友,多年来一直都在为我们的封面及时装彩页担任彩妆师。 认识她那么久,习惯她常有“惊人”之举 ——毅然到伦敦住上一年并经历过一段“punk phase”、学过时装设计、跳钢管舞也学过肚皮舞、练瑜伽(后来成为瑜伽导师),现在则是已办过两场画展的画家。她,一直都在精彩地活着。自学绘画的她,说人生第一幅正式画作,画的就是她多年前为《女友》操刀的一张模特图。

当初是如何提起笔画第一幅画的?

向来都会因兴趣在纸上涂涂画画,第一次用压克力颜料在帆布上作画,则是受朋友 之邀到绘画咖啡座Arteastiq去玩,当时就想说why not?在帆布上作画对我来说是另一层次,比较专业。谁知那三小时的作画时间让我像遇上真爱般,我很享受。自那一次,我每当有空就会去画,画多了就更投入且更了解整个flow。

后来又怎会把画画当成其中一份工作?

画得多了就开始将画送给朋友,约一年后有朋友提议我办画展,考虑了好一阵子后 也想说why not?之前就已有人找我作画并愿意付钱,然后就想这也许能是我另一份工作。第一次画纯粹为好玩……现在回看只能用感恩二字去形容所有经过。

Elain 化妆师 画家

从第一幅油画到第一个画展不过一年 时间……你也挺勇敢的。

哈哈,间中也有点挣扎啦,当然会觉得自己不够专业。朋友提议后我到巴厘岛参与瑜伽灵修,而灵修地正好是个画廊。 画廊由一著名画家所开,他本身也是老师。我在那里看到很多不同画家的作品,就大胆问他有无兴趣展售我的画。 他没取笑我 ,我就把手机里的画照给他看,而他竟觉得不错还建议我在那里办展。他的肯定给了我很大信心,回来后就认真筹备了我的首个画展《Selves》。

对你来说也是一圆儿时梦想吧?

是啊,我小时候就已有当画家的梦想,但大家(包括我爸妈)都知道艺术在新加坡很难挣钱。当时就觉得这可能是冥冥中的安排,让我能一圆童年梦想。

绘画对你起了什么作用?

除了疗愈,还能让我在舒服的一个空间里做自己。别以为疗愈就必定是宁静,我有时作画也会感到不安,甚至悲伤。然而我不觉是不好的,至少我知道自己在很safe的空间里任情绪发泄。我没受过正统训练, 画画对我来说就是将人生经历、情感和情绪,以绘画形式去展现。

你说刚开始画画不久就有人(甚至陌生人) 请你作画,可有令你特别难忘的事?

刚开设IG绘画账号时就已有人DM我,要求的通常是没五官的水彩画(有五官的压克力颜彩画反而没那么多人问津), 可能较有趣吧?陌生人要我作画,我会向他们要些图片并问清楚用意——是为纪念特别日子吗?还是要送人?特别难忘是一次有人要我创作一幅画送给她的一对夫妇朋友,很恩爱的夫妇两都是在第二段婚姻里。他们的故事很让我感动:两人在舞会上认识,对舞蹈一窍不通的他后来特地去学拉丁舞,学成后邀请的第一个舞伴就是她,他们也因此开始约会并结婚。 后来他因健康问题住院,朋友就想送幅画鼓励他们,希望他们能携手共度难关。开始画画后我听了不少陌生人的感人故事, 也因此希望我的画能带给人希望。

化妆和绘画——两者有何相似和不同之处?

最明显不同:化妆是在立体人脸上创作,而绘画则是在平面上画出立体感。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却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Elain 化妆师 画家

“就算没人在注意你,你也得做最好的自己。” – Elain Lim

我出席你的第二次画展时,你一直说画作是该让观者自行去理解,真该是这样?

对我来说,是的。我觉得观画很主观,每个人都该从本身的出发点去看同一样东西。 我是以某种经历和感情去画,然观者未必能了解,所以就会以他的理解去看。像其中一幅取名为《Grief》(悲伤)的作品,很多人都说仰躺在水面的女孩看来很轻松、悠闲, 一点也没悲伤的感觉。我当然会从我的角度解释,如说她的眼神其实满是悲伤,而水则象征眼泪,但我会好奇且尝试从他们的角度看东西,我觉得这就是艺术有趣的地方。

从2017年的首个画展到今年第二场《( B.Y.O.B》),会觉得作品有了哪些不同?

会承认第一次画展的作品还不够专业。当时的作品大多以图片为版并将之画出来, 第二个画展就很不同——作品都出自想像, 是经过很深的内心探索后才创作出来的。

都说“我们永远是自己最苛刻的 评论者”,会自觉在绘画上还缺了什么?

嗯……会希望自己更放、更加free spirited地画。第一次画展的所有画都是用铅笔 描绘出来才上色,第二次画展的作品就都直接以彩刷去完成……就像手被无形力量 主导一样。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不够, 希望自己还能更不被约束地挥洒,能不对 每一笔都那么小心翼翼。

从Arteastiq的第一幅压克力油画至今, 还有什么令你特难忘的事?

是2018年在城中Apple旗舰店里的活动。我之前从没试过数码画(digital art),当时很好奇他们为何会请我去主持那场活动。 现在回想,会觉得勇敢去主持那场活动 对我来说是一种breakthrough,因也是我生平第一次面对那么大群人去做一件事。

会希望画家的身份如何发展下去?

希望能开办更多workshops或课程,教有兴趣的人画画。我觉得不少人都对画家存有 不正确的想法,就他们是“被折磨的灵魂”, 哈哈!我希望这种想法能被推翻,让大家懂得画画是散播快乐和希望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