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ega Veneta针织棉连衣裙

CHU WONG
@xchuw
@fash_rev_sg
国际组织FASHION REVOLUTION新加坡协调专员

Chu在个人Instagram账号上写下这么一句:在为地球少做些破坏的旅途中。 因2013年孟加拉一个夺掉上千条人命的建筑坍塌事件,曾经那一个“买fast fashion 时装不手软”的女孩不再盲目购物。她不仅以行动认真看待时尚工业供应链,也致力宣导消费者洞悉每件衣服的制作过程。 她说当自己不懂得她爱的衣服是如何制作,她就不能称自己是fashion lover。

可否先介绍一下Fashion Revolution这个非营利性组织吧?

它是全球最大型时尚行动主义团体,是因 (2013年4月24日)孟加拉Rana Plaza建筑的坍塌而发起的。该建筑里有很多制衣厂,那场意外让1,134制衣员工丢了性命并伤及超过2,500人。Fashion Revolution先是在英国伦敦发起,迄今为止已在全球 超过90个国家有所代表,我就是Fashion Revolution Singapore的国家协调专员。 本地组织一重点是针对消费者,希望能提升意识也起到教育作用,协力去宣导更安全、卫生、透明和负责任的时尚工业。

都以怎样的方式去提升消费者意识呢?

大多以社交媒体去宣导,也办不同类型的活动让人参与,如年度Fashion Revolution Week。那个星期我们会办专题研讨会、工作坊、“换衣”(swopping)活动等。在本地之所以将焦点放在消费者上是因本地制衣工业不发达,不像其他东南亚地区如越南和缅甸。在那些地区,焦点就自然会着重在工人权益和安全环境等。

除了主要提高消费者意识,Fashion Revolution在本地还有哪些重点?

品牌方面。去年我们联系了不少品牌, 却发现国际品牌比较愿意对可持续发展课题作出反应,本地品牌则较有保留。之前关于时尚可持续的数据报道大多来自欧美,今年我们很自豪发布了第一个“时尚和可持续发展对东南亚之意义”的报道。 此外也发布了针对本地消费者的民意调查,探讨他们对时尚可持续发展的看法。

本地消费者的民意调查……有无意外发现?

有!之前都以为本地消费者对时尚可持续发展不敏感,调查却发现逾90%受访者其实愿意为sustainable产品而花更多钱, 只是市面上还没太多选择。

回到本地品牌那部分,你说遇到的挑战更大?

我们了解可持续发展对很多小企业来说很intimidating,所以去年希望通过一B2B (企业对企业)研讨会让他们放开去谈,希望能向一致目标前进。我们发现不少品牌 不愿参与,因担心说一旦主张起可持续发展,很多环保卫士就要他们解释细节。 这不能怪他们……不少国际品牌其实都在私下确定了很多才会对外宣布,都担心任何宣言会被人拿来大做文章。我们懂得这层顾虑,会希望Fashion Revolution能 除掉这层顾虑。我们相信就算品牌在现阶段是最不sustainable的,一旦愿承认 并参与,总有一天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是希望品牌都“坦白从宽”的意思?

可以这么说。目前不少品牌只在green- washing(漂绿)——就是口头上主张可持续 发展,暗地里其实并没为此作出努力。 要主张很容易,要对外透明不难,但其中 各细节其实是否100%清楚才是品牌能否成为真正sustainable品牌的决定性因素。

我觉得这对小型企业(如本地品牌)来说 真不容易,因大多供应链都在国外……

确实。我们希望他们能一步步做,也相信只要有开始就会有成果。如?至少确保工厂 环境良好、工人被公平对待、废料和废水被妥善处理,然后再去了解第二层如材质制作环境,原料(如棉花)生产环境等。我们发现目前不少品牌都当sustainability是一种营销手法,这是不对的。

对消费者来说,还希望能做到什么?

在小岛国如新加坡,要完全改变消费者态度很难。因为面积不大,大家能做的事 也有限,一般消遣就是吃和买。我们能做的就是提供不同建议,如鼓励人们购买二手衣、租借服饰或参与日趋流行的“换衣”(swopping)。

就其实不是不鼓励人家买,而是该有意识地消费,对吧?

可以这么说。我觉得消费者该重新审视他们和服装间的“关系”,买衣服不该是一种消遣。其实就算你买fast fashion时装, 但若穿它个10年,也远胜你买二手衣但穿一次就将之丢弃。

是什么让你对时尚可持续发展那么热衷?

以前是名副其实的fast fashion shopper, 衣柜里的high-street品牌服饰多不胜数。 我曾(现在还是)自诩是fashion lover和女权 主义者…….但2013年孟加拉那场悲剧对我冲击太大。之前我盲目爱时尚,除了被美丽时装迷惑,对制衣过程完全不懂。那场意外让我了解:若我不懂得我爱的衣服是如何被缝制,我就不能称自己为fashion lover。 此外,身为女权主义者的我若洞悉在贫穷国家制衣的女性工作者无法为自己发声,无法得到应得薪资,我就也无法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我当然还爱fashiion,所以就问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第一当然是从自己开始————不再盲目购买,选择成为简约主义者。我在一年内舍弃掉衣柜里90% 服饰,将不要的服饰卖掉。为何不捐赠? 因无法得知东西会落到何处,会觉得就算以$1卖出,被使用的可能性会更高。

迄今可有让你特别感动的事?

开始时办的活动很小型,来支持的都是朋友和家人,因当时(约五六年前) sustainability在本地还是很新的课题。 今天得以和陌生人见面并分享心得,确实 是很大的进步了。日前我结识到一位去年 参与Fashion Revolution活动的人,她说她之前从没将sustainability放上心,但现在她却发起颇成功的包装袋再用行动,就为减少簇新包装袋的浪费。因参加我们的活动而激发人们为可持续发展想出不同方案,让我很感动。

摄影 Vee Chin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Donson Chan 发型 Jane How, M Plus by Monsoon 彩妆 Kimberly@kimxmake using shu uemura and MAC Cosme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