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orio Armani聚酯纤维外套, The Eliana Timekeeper Twilight Glint搭载Miyota 6T28自动机芯、 28mm玫瑰金调 316L精钢表壳、 玫瑰金调316L精钢表链腕表 $599

SHERRIE HAN
@elianatimekeeper | www.elianatimekeeper.com
女士机械表牌THE ELIANA TIMEKEEPER创办人

Sherrie表示,机械表让她想起以前慢活时代,当时东西坏了人们会修,物品寿命更长。因此她不想做好看但不耐用的时尚表,而主张腕表应当陪伴人的一生。

你对制表的兴趣从何而来?

自小就有兴趣,但小时候当然没机会接触到机械表,戴的是Casio的Baby-G腕表。我从小就喜欢拆东西,总想一探运作奥秘。生完第一胎后我想从繁忙的律师事务中抽离,于是参加了一个八小时的腕表修理课程。我在那将腕表零件一个个拆解,再一样样组装回,看它在完全不需电池的情况下运作,太美妙了!此外我再也不必总 跟人谈话,能彻底沉浸在钟表世界里,后来就索性创办自己的表牌。

你说市面上少有高品质且价格友好的机械女表,但目前不少瑞士表牌不是都有推出高性价比的自动表吗?

我以前选购机械女表时,觉得很难找到满意款式。市面上或许是有些选择,但价格还是偏高,至少还是要$700到$1,000多,当时我仍难以负担。而且很多表款设计都偏阳刚,我个人就不喜欢戴大表。使用笔记本电脑打字时得摘下来,要不就是抱小孩时也很容易卡到发丝等,很不方便。所以我才想专门设计小巧表款,希望腕表在搭配日装的同时也能超越配饰的意义。

目前的顾客群是?

很让我意外的是50%顾客是男士,此外很多女性顾客皆来自日本。男士们大多为伴侣购买,想带另一半进入机械表的世界。不少女性还未完全理解为何机械表价格高昂,材质有何特点。如?我的腕表上使用的黑色及316L精钢有何不同。拿我手上这枚表为例,已戴两年半表链仍散发光泽;表带也采用意大利高品质皮革制作,越戴越有质感。日本顾客可能较喜欢精巧表款,也对腕表更有研究。至于本地顾客,其实也没人们想象那样只爱名牌,也同样懂得欣赏我们这种与众不同的独立表牌。

自创腕表品牌,哪些方面让你感到最具挑战性?

营销和生产……我还真的很不擅长营销这方面。创立品牌前甚至不知道Instagram有story这东西,朋友也吐槽我说“经营IG不是你这样随意po的!”得拍得专业些,图片看起来要像宣传册一样精美。目前,除了朋友不时帮帮忙,我基本上是一个人打理品牌。有时亲自回复顾客邮件,他们看到我的名字也会吃惊。然而我很乐于与顾客沟通,回答他们任何技术上和其他方面的问题,这能让我更了解他们。

生产方面,如我本需购买一种小巧机芯,但供应商Miyota却断了我的供应。官方理由是“日本老龄化”,但我不理解这和切断供应有何关联。他们解释现在不再花更多资源生产小机芯,而把重心放在有销售潜力的大机芯上。所以接下来我可能会考虑Seiko产的机芯,而且他们在本地有工厂,可惜本地只产石英机芯。

寻找合适的生产商也遇重重挑战,刚开始生产时还遇到疫情爆发。幸好我在Kickstarter筹资成功前就已投入生产,最后交货虽延迟了一个半月,但大家都理解Covid-19爆发这一特殊情况。我虽然从Kickstarter起步,但以后可能不会再用它,因这平台的用户仍是以男性为主导。

从概念到成品是如何打造一款腕表?

先找灵感开始设计,这是最好玩的一步。如我腕上这枚表,表壳的硬币边沿设计是来自我的戒指。然而把想法转变成实物的过程中,我常会遇到难题——可能发现机芯厚了2mm,或组装起来感觉不对等等,还有要不要采用镂空设计都会反复斟酌。有时难在抉择,有时难在保持对品质的追求。而且某些步骤失败率极高,比如使用一种极致的黑色给表盘涂色(使表盘可吸收99%光线,从而看起来比黑色更黑),失败率就可能高达60%!就算如此,我们还是会重复尝试,就为了要达到这种无与伦比的黑。这种材质来之不易,而且以后可能也不会再有——我们在生产时就知供应方已与另一国际公司签订了专属协议,所以我们再也不能使用,目前推出的腕表就是限量绝版了。

你如何探索新科技?如Twilight Glint腕表表盘这种blackest black。

出于兴趣,我会阅读很多相关资料。我发现机械男表的材料都很有趣,如陨石或砂金石表盘,哪怕只是金属但质感也很棒。这些在女士腕表市场很缺失,所以我就想打造材质新颖且更accessible的高端机械女表。至于Twilight Glint腕表上的这种黑,世上只有美国和英国的两个供应商可以提供。在美国,该材料被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所使用,也被用作军事用途。与我合作的是美国供应商NanoLab (@nanolabinc),他们将之称为“singularity black”。可由于某些独家协议,他们无法代为加工,我必须在新加坡自行完成。所以品牌腕表机芯从日本进口,材料和技术来自美国,表盘在新加坡上色,最后在深圳完成组装。

https://www.instagram.com/p/CAZbWXbl9UC/

接下来有何计划?

正着手新系列的设计,也打算让以后的生产完全在本地完成。可这就又面临一个方向抉择:是开始推出石英表,还是继续专注机械表。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以后品牌如何发展,腕表也定会是品质卓越、材质创新、细节考究、工艺精湛,是人们能长期佩戴的经典款。


摄影 Phyllicia Wang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Donson Chan
发型及彩妆 Zoel Tee using Kevin Murphy and shu uem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