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MIN
@henn.drawn
JAGUA暂时性纹身师

从小就爱涂涂画画,边看动画边摹拟。然而 See Min对艺术的热诚却因家人反对,及被 SchoolOfTheArts(新加坡艺术学院,简称 SOTA)拒于门外的打击,让她压抑作画欲望 好几年。在误打误撞下,她开启了Jagua 暂时性纹身的生意,并说“在身上做画 让自己能被别人看见”。

什么时候开始接触Jagua暂时性纹身?

17岁那年,我想纹身却遭到妈妈阻止。有次 在跳蚤市场偶然看到插画家Tiffany Lovage帮人画Henna(暂时性海娜纹身)——有别于传统Henna图案,她的创作很现代。我当时就到(本地百货公司)Mustafa用$1.50买了Henna cone然后开始自习。
后来觉得Henna的颜色(偏褐色)跟真的纹身仍有一段差距,所以又开始找别的替代。当时通过社交媒体得知一种以特别果汁为颜料的Jagua暂时性纹身,不论色泽或饱和度都与真纹身很相似,我马上就从 国外订购并开始在自己身上试画。

又为何会成为专业Jagua纹身师?

真的是误打误撞!我喜欢在社交媒体分享生活和感想,因此开启了账号@henn. drawn上传自己的暂时性纹身创作。没想到反应超好,就开始有人要付费让我纹身。 当时我还在念大学第二年,没多想就做了起来,纯粹当是一笔额外收入。后来生意越来越好,毕业后顺理成章继续到现在。
没想到的是新加坡其实有很多人跟我一 样,有各种“不能纹身”的理由——有的怕疼、有的家人反对、有的怕后悔。

据知你做Jagua纹身不打草稿?

每个人的身体不同,而身体各个部位也不一样。我会去感受人的body flow再决定 纹身的flow,两者必须相融。再说,打草稿都是在纸张或平板电脑,画出来的效果 是平面的,最后往往与画在人体上的成果很不同。有鉴于此,我就索性不打草稿了。

在身上作画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跟客户“共同”进行创作。很多人都带着故事而来——可能跟他们的喜好有关,或是 当下所感受到的启发。我在听故事时会 构想如何用纹身将其“成型”,用我的创作 跟他们沟通。

在身上作画的最大困难又是什么?

最喜欢的部分也最具挑战性。有时一次过接触太多人,我会感觉被榨干,因为我 提供的服务有很大部分都是“我”。有些人 来做暂时性纹身是图个爽,可更多其实是 来体验整个过程——跟我聊天,看我如何以画“说”他们的故事。当感觉很耗损时, 我就无法perform well了。

有些什么难忘的事情?

有一位顾客为了去(积木玩具品牌)Lego应征,而跑来做暂时性纹身。Lego的入职 门槛很高,她让我在胸口处纹了很大的品牌标志,因为Lego喜欢有趣的人。还有 一个跟女儿一起来的72岁顾客,说她从小就想纹身却受阻于当时保守社会风气, 因此她女儿希望能帮妈妈完成心愿。

有没有reject过顾客?

态度不好的人,我会reject。可是,大多时候拒绝客户的原因是跟创作有关。有时候 一些顾客要求的东西我不太感兴趣画, 如部落图腾或脏话,甚至是些奇奇怪怪的 图形。因为这是一种co-creation,绝对也代表一部分的我。

Jagua纹身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和害羞。我很爱画画, 可是家人却反对我朝这方面发展。我跟 妈妈闹了好久才争取到申请SOTA的机会, 讽刺的是我竟然被reject。当时的我变得很没自信,更不再碰跟画画有关的事,最后在大学选修跟创作完全无关的社会学。
后来有段时间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 我又再画画并接触Jagua纹身,还从中得到收入。它让我觉得自己原来不平凡,才能 其实是被大家认可的,我希望被人看见。

在你的个人IG账号(@smxne)看到不少 “脸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尝试?

因Jagua是单色的,有时想玩不同颜色的创作就做不到。我将它当作是在脸上做彩色纹身的一种方式吧。

see min

摄影 Vee Chin 美术指导 Paul Soi 发型 Jane How, M Plus by Mon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