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棉质连衣裙

WEE CHING
@majurobotics
南洋理工大学机器人研究中心研究员/ MAJU ROBOTICS联合创办人

她和丈夫Choon Yue是新加坡少有的打造机器人的夫妻档。10年前两人已着手研究当时概念尚新的社交机器人,几年后成功催生了EDGAR。儿子Gabriel的出生促使她 为EDGAR加入更多“人性”细节,但EDGAR也同时让她思考起机器人和人类的共处平衡点。她的梦想?坚持初衷,创造出对人类有用的东西。

机器人EDGAR如何诞生?

在NTU(南洋理工大学)完成计算机工程学和机械学博士学位后,我继续在大学里进行相关研究。约10年前我们拿到一笔经费并着手打造机器人,最初的雏型是远距临场的机器人(telepresence robot), 只有声音和视频。然而我们想制造一个 会动的机器人,于是EDGAR(Expressions Display and Gesturing Avatar Robot)就在 2015年诞生了。它是人型机器人,有手臂及用3D打印的头型。

它的主要功能是什么?

EDGAR(昵称“埃德加”)是社交机器人(social robot),它可以跟人互动并且作出反应。打个比方:在超市里进行推销,传统做法是在屏幕播放视频,这样其实很难吸引到目光。若是换成社交机器人向你解说产品,是否会让你停下脚步?
其实EDGAR还挺受欢迎的,不少商家、学校,甚至像新加坡国庆庆典这类大型活动,都邀它去参与。

当初为何要打造社交机器人?

在大家的认知里,传统机器人纯粹是帮助生产线的。10年前我们很想打破这样的固有印象,以全新角度来定义机器人, 于是萌起打造能与人互动的社交机器人的概念。

打造机器人的最大挑战是?

教育普罗大众并接纳它。我们带EDGAR 出席活动时,虽然大家都“欢迎”它,可有时 还是会面对一些困扰,如有人会害怕和抗拒,甚至说我们制造机器人来抢人的 饭碗。有时看到我跟机器人的合照,还说, “原来不只抢饭碗,还来抢新加坡女生” 诸如此类的话。另外,如何教育并让人看到 机器人在特定领域上的价值,也是挑战。

工作最让你振奋的地方是什么?

我是程序师,看到自己编写的“指令” 会让机器动特别兴奋!而且在这行,我每年也能持续接触到新科技和新事物。

据说EDGAR已来到第二代?若有需要,商家能购买或定制专属的EDGAR吗?

坦白说,它还属于研究中的原型,技术尚不稳定,仍有很多进步空间。虽然已有 商家想购买,但碍于仍有很多程序以及标准上的细节得解决,迄今主要还是由我们带着它外出。

是丈夫又是工作伙伴,这样的关系会不会有挑战性?

其实不会,我们好像都没什么争执(还是我太健忘?)。我觉得一起合作反而能互补, 因他负责的是硬体而我负责软体。我们会互相给意见,但绝对会尊重对方的专业。 若最后真的无法达成共识,那就让老板来做最后决定吧!

当妈妈后会不会对打造“另一个儿子”—— EDGAR有不同领悟?

哈哈!有了孩子后,EDGAR的地位降级了。 其实当妈妈也让我重新留意人与人的 交流,深刻了解到人要学习互动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eye contact非常的重要。诸如此类的发现,会启发我加入更多细节来提升它与人的互动。

那创造EDGAR是否也让你有所感悟?

我们会对机器人进行turing test(图灵测试 ——测试机器人能否表现出与人同等或 无法区分的智能)。有时到了某个阶段, 当机器人越来越“人性化”后,会让人思考 之后会变成怎样?到底要让EDGAR进化到什么程度?太聪明会让人害怕,若智能太低却似乎不合理,这要如何拿捏?这些都是EDGAR让我思考的点。

从小就喜欢机器吗?

我小时候确实喜欢科幻的东西,尤其爱看日本漫画,往往会被那些天马行空的情节吸引。后来修读了programming才真正眼界大开,因为“它”能让东西动!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我们正研究机器人在老年医疗保健上的应用。老人需要陪伴及关爱的触摸等, 然而EDGAR体积太大,就并不适用在这块。毕竟,语音、触感、外形等全都起着关键影响。

未来想打造一个怎样的机器人?

我们生活在都是“人”围绕的环境里,所有东西因此都是根据人体工学来考量而设计。所以,我很想打造一个可以在人群里行走的机器人。

摄影 Vee Chin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Donson Chan 发型及彩妆 Zoel Tee using Kevin Murphy and shu uemura 插图 人物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