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ès棉质衬衫、棉质长裤

TINA FUNG
@teelala
@space.objekt
装置艺术家/场景设计师

你应该看过Tina的大型装置艺术:从公共场所如圣淘沙沙滩、Downtown East商城 行人桥,到意大利品牌Gucci专店和运动品牌Adidas Makers Lab专店,都曾(或仍) 有她的标记性霓虹灯装置。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出生长大的她原只打算在本地 待两年,谁料“一事接一事地自然发展”,在“来时一朋友都没有”的新加坡已住了10年。原是室内设计师的她,说新加坡是她首个到访的亚洲国家(虽然爸妈分别原籍香港和菲律宾),因“朋友说新加坡是认识亚洲的‘启蒙地’”。

先谈最新作品Mahkota……受Malay Heritage Centre(马来传统文化馆)邀来创作很意外吧?

真的。往年庆祝开斋节,文化馆都会制作视频,但今年却想要不一样的东西。唯一 要求?要有彩色灯光。这,对我们来说自然更有信心。设计前我对那栋建筑做了些 研究,得知它以前是马来宫殿,然后就萌生要创作“皇冠”(马来文“Mahkota” 意即“皇冠”)的概念。此外要确保设计紧贴马来文化,而以动植物为焦点的木雕就是很重要的元素——若从高空往下看, 它其实像朵盛开的花。除了设计,我们也得确保作品是无论白天或黑夜看都 一样精彩的设计,像霓虹灯管在白天的 视觉感,还有入夜后配合灯光亮起来时的璀璨,都考虑在内。

唯一要求只是彩色灯光?我倒觉得塑料材质和霓虹灯似乎有点太前卫了点。

刚开始时我也这么认为!因是第一次合作,之前以为他们会喜欢传统些的东西,结果他们还蛮cool的,嘻嘻。其实也不仅是彩色灯光,他们也希望有些马来传统文化标记,至于我们怎么做就让我们自由发挥。我会说这个装置是对马来文化的一种现代化致敬。

作为大型装置艺术家,创作的最大考量是什么?

设计一定要stay true to装置所在地,还有stay true to找我们合作的品牌或机构的 精神。平衡很重要——既要有我们的个性,却又不能偏离对方的个性太远。

据知你之前是室内设计师……

是啊,我在英国伦敦修读室内设计,之后在当地工作10年。其实我自小就爱艺术, 但爸妈就像很多亚洲父母一样,认为艺术无法生活。当时他们“恐吓”说若我坚持要读艺术的话,他们会断了对我的经济支持,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修他们能接受的室内设计。毕业后在伦敦过了很长的朝九晚五日子,过来本地时也继续当室内设计师。当时以为自己能那样下去…… 直到一趟英格兰Birmingham之旅被启发, 美丽的建筑和艺术品让我瞬间清醒。当下觉得enough is enough,我不想再为酒店、 商业和零售空间做室内设计!回新后立马辞职,也很幸运地在一星期内找到在本地夜店(Jiak Kim Street旧址)Zouk当场景及道具设计师的工作。

所以就开始了和大型装置的“关系”?

那是个开始,虽然我当时完全不懂set designer要干嘛!可能因为室内设计背景,那份工作对我来说不难。我的第一件创作是搭建展示台,让创办人Lincoln Cheng能展示他精彩的的艺术品。相较完工就很久不会变的室内设计,不断变化的场景设计 更适合我,我就是喜欢那样的速度。

在Zouk工作了多久?

三、四年吧 。离开后就有之前在Zouk认识的品牌请我做些小项目,然后数目越来 越多规模越来越大,就决定开公司。另一 原因是我开始接到政府部门如National Arts Council(新加坡国家艺术委员会)的工作邀约,若没注册公司就接不了。 就这样,我和朋友Ash Razaque一起创办了Space Objekt,至今也快四年了。

我在你的IG账号上看到有不少国外项目都仍在进行着?

因无法亲自去监督,所以国外项目都是远距离操作。我们在本地确保概念、 设计图、技术蓝图和数据全都清清楚楚再电邮过去,间中还有样本等实物得运送来去,真的只能信任当地承包商能做得好。 无法在现场监督会让我一直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中,但也没办法。

对你来说,何谓一个成功的装置艺术?

客户满意,观者有共鸣或反应,还有从开始到结束都参与的我有自豪感。观者反应 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超爱在装置周围走来走去,就为看人家的反应。

你不少作品都运用大量镜子,为什么?

镜子是我最钟爱材质之一,因觉得它有变换空间的能力,也能让人对空间产生错觉。我不少作品的概念都起源于我能如何“改变”环境,镜子最能让我达到效果。

都说“最好的还未出现”,但若一定要你选出迄今最让你骄傲的作品,那是什么?

为Gucci的本地专店创作的装置艺术。除了能自由采用我们喜欢的材质,也因难得遇到懂得欣赏艺术的国际品牌。得知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也喜欢我们的创作,对我来说简直是一大光荣!那作品和我们之前做的东西很不同,也是自那时起 我们开始尝试很多建筑元素,如拱形线条。为配合品牌个性,那件作品绝对是极致主义(maximalism),而生长于丹麦的我向来习惯简约主义(minimalism),设计时就有点慌!它对我来说别具意义,因为它算是一个gamechanger,证明了我也可以push自己去做很not me的东西。

《女友》特别以Tina的装置艺术为背景呈现最新的春夏手袋系列:

Gucci Diana迷你型皮革手袋

Gucci Diana迷你型皮革手袋
Dior Vanity迷你型皮革手袋

Dior Vanity迷你型皮革手袋
Chanel迷你型皮革链袋

Chanel迷你型皮革链袋
Givenchy Antigona迷你型皮革链袋

Givenchy Antigona迷你型皮革链袋

摄影 Phyllicia Wang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Donson Chan 发型及彩妆 Jenny Tan, PaletteInc, using Keune Haircosmetics and Estée Lauder 文 Terence 场地鸣谢 Malay Heritage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