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羊绒及丝纱外套、 丝绸衬衫、牛仔裤、 缀饰缎质高跟鞋、 Coco Crush镶钻白金及黄金耳坠

Naomi Wang
@acm_sg
nhb.gov.sg/acm
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亚洲文明博物馆)策展人

她热衷历史,五年前加入亚洲文明博物馆,协助策划东南亚文化的相关展览。位于博物馆三楼永久展厅的珠宝展廊由她策展,以各式各样的东南亚传统珠宝引领访者走过时光隧道。她说自己的工作除了 围绕着珍稀的历史文物,还与人很有关联, 而策展人更是用“visuals来说故事的人”。

为何会想成为博物馆策展人?

我从小就喜欢历史和美学,对各种文明和文化充满好奇,在大学也修读有关Arts & History的学科。做为一名策展人,可以让我从独特视角来看世界,非常有趣。

听说你特别喜欢去墓园?

是的,那里总有好几样我很感兴趣的事物—— 大自然、历史遗迹、美学、建筑,它们述说着某个地方和社区的历史,对我而言就是living archive!每一次到墓园,都可以让我得到很多宝贵资料。或许我特别爱探秘,总是想知道在何地何处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前人生活过的地方到底是怎么样。这里也让我颇有感悟——无论多贫穷或富有,人生攀爬到什么高处,最后的归宿都 一样,很有诗意。
所以,我经常趁周末到Bukit Brown欣赏大自然,去看看墓碑古迹。

为何选择专注在东南亚历史这一块?

了解这个区域,也能从中了解自己。虽说现在的东南亚划分成好几个国界,可它 以前在各个方面都是紧密相连的。例如不同国家的食物其实有很多共同点,基于因为天气的关系和储藏的考量,各地却有不同(但相似)的干粮,这不是很有趣吗?

你在博物馆里三楼的永久展厅负责珠宝区 的策展,本身会特别喜欢珠宝吗?

珠宝绝对是人类古文明最早的一种美学 体现,甚至比绘画和雕塑还早。不论在地球 任何一方、哪个时段的文明和文化里,珠宝都是人类情感最基本的一种体现。如宝宝 出生时被赠予的护身饰品、结婚时的嫁妆、陪葬的首饰……体积虽小,工匠为它注入的心力却无比巨大,这就是珠宝迷人之处。 我不赞同珠宝只是爱美之物,它背后其实有着很多故事。

策展时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要如何将不同的意见和想法,相融和统一成一个展览。每一个展览其实都牵涉到不同部门,我们需要跟设计师、灯光师、制框师傅等合作,因为每一个细节都是“ 说 故事”的一部分。策展又和写故事不同—— 阅读时读者是跟着作者的文字,从一部分过渡到另一部分;展览要牵引访者却有一定难度,如何环环相扣抓紧目光,让人在看展时全程维持兴趣是一大挑战。

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策展经验吗?

策展的工作,最难得的是能让我接触到平常不可能接触到的人事物。记得在筹划 《Port Cities》这个特展时,我到日本平户参观了Matsura Historical Museum(松浦史料博物馆),当时有幸看到很多不对外开放的资料。印象最深的是约18世纪的绘卷,里面画的是当时被拘留的外来人。 要知道当时的日本采取锁国外交政策,不对外开放,绘卷里的男人、女人、小孩就是当时的非法入境者。那让我思考:他们 出游的目的是什么?为何来到日本?为何非法入境?这些课题,其实不也是我们现今也依旧关注的课题吗?其实从古到今世界都在延续,很多核心问题都没有变。

如此热衷历史文明和古物,好奇你是否 也爱很现代化的物品?

我认为现代事物,其实就是演变自古代 历史和文化的,在本质上很相似,只是体现有所不同。而且有些“古物”在当时就是“现代”,还有的东西是timeless的。

人们对策展人这份职业有些什么误解?

我们的工作,没表面上那么风光!很多人会误以为,策展人就是到处去“拿”东西、挖 掘古物、与价值不菲的宝物为伍。其实更多时候我们却是不断找资料和做研究,“为伍”的是旧报章、历史文献和报告等。资料收集对我们至关重要,因为那让我们能更清晰地了解所要找寻的历史和文化。 我们也会尽量发布自己的研究所得,不论是在报章、展览目录或书籍,那么普罗大众 能从中得到资讯,也希望因此能激起他们 对历史和文化的相关兴趣。

摄影 Vee Chin 美术指导 Paul Soi 造型 Donson Chan 发型及彩妆 Zoel Tee using Kevin Murphy and shu uemura 场地 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