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顺分 Angie Kang
By PEAPODS创办人
来自韩国首尔拍完Angie,美术指导Paul悄悄问我:“她是韩国人吗?怎么说话好像新加坡人?” 嗯,她说话是带点本地口音,但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韩国产”。Angie的丈夫是本地人,两人在伦敦相识并育有两个儿子。之所以随丈夫搬回国,一为孩子,二为事业。
“主要是为了让孩子了解自己的根,”Angie解释,“儿子在伦敦出生,妈妈是韩国人,爸爸是新加坡人,他们一定会有身份的困惑。所以,我想让他们知道爸爸从哪里来。 或许有人觉得新加坡太小,但我却希望孩子们能在这里成长。至于以后他们要去哪里,可以自行选择。” 虽然她在伦敦是全职家庭主妇,刚来新时却自信满满,更有志建立自己的事业。
她回忆:“那时是2007年,本地的韩国人不多,新加坡对精通韩英双语的就业者又有一定需求,所以我觉得自己一定能在这发挥作用。来后,果然就业选择很多,而且我很快就在一IT公司找到工作。

对新加坡的初印象?好的方面自然有,但对她冲击最大的坏印象是本地塑料袋泛滥,且垃圾也不分类—— 不分类怎么回收?(补充:就算是可回收餐具,若不把剩菜和餐具分离,也难以循环利用)
此外,她觉得本地人仿佛只有三件事可做:上班,接小孩,找吃的。
她还说:“本地女性在皮肤保养上的意识也不强。” “嗯?”我不同意,反驳道:“新加坡女人在护肤上可没在客气的。” 她回答:“都根据市面上广告买最热和最新的产品,但对产品成分却很少关注,对使用天然护肤品的意识也不够强。” 这次我无力反驳。
“所以,我决定创办By Peapods这个平台(www. peapodsg.cm),引进韩国全天然护肤品。同时希望提升本地女性对产品成分的关注,不单凭广告或营销就决定该用什么。昂贵的产品也有可能会阻塞毛孔,买一送一的good deal可能还会是导致皮肤变差的‘亏本买卖’。本地天气炎热,室内又常年开冷气,我们更应加倍呵护皮肤。”Angie说。我悄悄打量她,以Angie的年龄看(不能透露),皮肤还真的保养得很好!

“你的儿子怎样了?你会逼他们学好韩语吗?”我问。
“都长大了——一个16岁,一个18岁。一直以来我都尽量跟他们说韩语,他们虽听得懂,却总用英语回答我。英语仍是让他们感到最自在的语言。他们能说华语,但水平有限,这一点跟本地人一样(笑)。不过,他们最近终于开始用韩语回答我了!这让我觉得很欣慰。”Angie说。
“我们也让孩子就读本地学校,尽力fit in本地社会。我不希望他们在这里像个外来者——人要了解自己的根, 然后再像本地人那样生活。” 采访Angie的过程中我还发觉,很多移民女性不像本地父母在子女的学习上施加过多压力。
她分享:“对我来说,孩子的学业不是首位,我的priority是他们是否独立。有时学校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孩子没交功课,我反会呛声说‘这不是你该告诉他的吗?请直接问他,而不是找我’。另外,我也常听本地父母抱怨升学难,但我很想劝大家一句:不是非得把孩子送去顶尖学校啊。很多升学压力是没必要的,难道其他中学就不能 给孩子好的教育吗?子女想学习,应该让他们自己产生这种想法,而不是由父母去施压。”
Angie还说:“我也觉得国民服役是必需的一环,别试图帮孩子逃避。儿子终有一天会成为父亲,该像个真正的男子汉去接受应有的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