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THE MOVE TO SINGAPORE》: TAIWANESE-JAPANESE CANDICE YANG SAYS SINGAPORE GIVES HER A SENSE OF BELONGING 《我的新家园特辑》:日台混血杨柳纯子的”打怪“生活

日台混血杨柳纯子说,自己的生活就像在打怪,而新加坡给她不一样的归属感。一起来看她如何适应这一个新家园吧!

Published on

我的新家园,singapore immigrants, candice yang, 杨柳纯子

杨柳纯子 CANDICE YANG
电商平台讲师兼创业家
来自台湾台北

杨柳纯子?原来她的妈妈是日本人, 姓杨的爸爸是台湾人。由于家里在中国大陆做生意,她自小便跟随父亲去到武汉并在当地念完高中。至于搬来新加坡,她回忆,有人总觉得稍有姿貌的女生大都是“嫁过来的”,Candice说:“我是考过来的!而且没用家里一分钱!”
这是她很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留学乌龙
能把南洋理工学院(Nanyang Polytechnic)错当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而跑来留学,看来……也真没谁了。
她说:“2005年恰逢新加坡学校在中国 招生,我看到‘南洋理工学院’,于是风风火火参加了三场笔试及一场面试,并以当届第一个拿到新加坡商科奖学金的傲人成绩选读了营销专业。可等到签完合约我才发现:不对啊,南洋理工学院原来不是NTU啊!”
Candice继续:“更万万没想到的是,初到本地我带来的一万块钱又不翼而飞!我当时极度崩溃,不敢跟家里讲,于是兼职做show girl挣生活费。最山穷水尽时,
每天就吃白吐司蘸‘老干妈’(中国一种 辣椒酱)充饥。”
但在生活上,她又偏偏是个小有要求的人,如贴身物品一定要讲究品质。于是, 便有了她拿着尺在超市测量厕纸总厚度的画面。
她笑着解释:“我要根据单位价格,找到最便宜又最厚的纸巾牌子啊!不过那段苦日子的后遗症就是,我现在经济条件改善了,就坚决不用厕纸,就算大便也要用面巾纸!”

“斜杠”女青年
自南洋理工学院毕业后她继续进修,白天在车行工作,晚上则修读Banking & Finance学位,并靠卖车支持自己的教育费用。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被招入HSBC银行的Premier Banking部门,负责High Net Worth Clients(个人金融资产和可投资资产总值较高的高净值客户)。由于她是团队里年纪最小的职员,当时生怕人家小看她年轻,所以还故意将自己打扮得很“老气”。
难得的是,她当时年仅23岁便做到了亚太区业绩第一。
但也因她年纪轻轻,英文程度又不如本地人,难免让人不解甚至心生揣测而引得流言纷飞。 她对此满不在意地说:“我是一个很goal-oriented的人,必要的应酬我不会拒绝,但这不代表我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折手段。17岁时来到本地的第一天,我就已开始找工作了,这些年来除了兼职做过show girl、卖过车,也从事过税务局(IRAS)、银行、酒店管理、房地产、生物科技及医疗行业等多项工作,一直是被‘headhunt’的。”
“凭什么”?就是凭实力而已。
她如今身兼多职:讲师/电商从业者/投资人/活动主持人/创业家……她的职业到底叫什么好?”
她说:“就叫我‘斜杠女青年’吧。”

收集绿卡
记得去年的“25 Men We Love”,当中有个型男喜欢收集驾照(即把所有驾照类型考完)。然而Candice却说:“我想收集绿卡 (PR,永久居民身份)。我现在已从台湾护照换去中国护照,持有台湾PR,同时也持有新加坡和澳洲PR。”
Candice之前在澳洲做了一两年的酒店管理,取得了当地的居住权。但当她新加坡PR到期需要续期时,她回来后却不想走了。
“或许很多人都和我有同感:当抵达樟宜机场闻到那熟悉的味道,再搭乘长长的扶手梯,看到新加坡海关……就觉得, 我到家了。新加坡就是能给我一种别处给不了的归属感。”
“搬回来后,我很想拥有自己的房子。租房住一大痛苦便是:太丑住不下,弄太美又觉得有点亏,然后钉个钉子还得请示房东。有句话说‘在自己的房子里,就算经痛都会好过点’。所以我本来看房只为好玩,结果还是没忍住斥资买下一套公寓。有了房子,还贷压力当然也随之而来……我记得有一次爸爸在家里的 group chat里发了句‘我动了个小手术’,这很令我担心。我爸爸已70岁高龄,可动手术的事连我妈都不知道!我当时一口气将所有假期拿完飞回去看他,还把自己的大客户都交由他人负责。之后有一段时间没工作,就开始感觉到压力,所以我觉得:创业和投资还是必要的。回想起来……我的生活好像一直在打怪, 但你看,我还是会一关关闯过去的。”

更多生活相关,请看“初次约会的首选餐厅 #氛围佳 #食物赞”、“这么吃不会胖?参考女星的“高纤低卡“瘦身餐”、“非尝不可的”明星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