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THE MOVE TO SINGAPORE: SHE WAS “LURED” INTO SETTLING DOWN IN SINGAPORE AND THEN GOT CHEATED BY HER BUSINESS PARTNER WHEN SHE STARTED UP HER YOGA SCHOOL. READ THE STORY OF NICOLE FROM BEIJING ON HOW SHE OVERCOME ALL THESE 《我的新家园特辑》:看NICOLE如何从“被骗”的种种困境闯出一条光明路

放弃了高职嫁到本地的Nicole,好不容易将兴趣培养成事业,却又在创业时被骗光积蓄。在困境中披荆斩棘的她,如何成功闯出一条光明路?

Published on

何梓嫣 NICOLE HTY
THE YOGA MANDALA 联合创办人
来自中国北京

对Nicole的初印象——外表高冷实则健谈、善良的长腿逆生长美魔女。原来曾于中国新华社就职的她,初到本地时还一度要应征《女友》。可惜当时为了照料生病的大儿子而错过面试机会。但这并不阻碍她发光。如今的她是四个子女的母亲,还创办了瑜伽导师学校The Yoga Mandala。

慢慢渗透
Nicole 2003年结婚来到新加坡,丈夫是本地人,两人在北京惠普(HP)工作时相遇。考虑到Nicole光辉的职业生涯,很好奇她为何会想抛开一切来本地开始新生活?
“是被‘骗’来的,”Nicole“控诉”:“刚认识我丈夫时,他说愿意为我搬来中国。哪知在一起后,他却一步步‘诱导’我来新加坡定居。搬来后,他承诺每两个月一起回国一次,后来逐渐变成一年回国两次、两年回国一次…… 现在?索性没回了!”
但不论曾在国内如何如鱼得水,初来乍到的Nicole还是花了一年的时间来适应本地生活。她回忆道:“因为刚来就怀孕了,我一直都是呆在家里。后来我意识到自己背井离乡又没有社交圈,必须工作才能更好地融入社会。于是,凭着对时尚的热情,我从零开始学习当Fashion Merchandiser,先后就职于Banana Republic和GAP。”
说完,Nicole看我一眼 :“时尚行业的压力你也懂的。我当时跟美国品牌打交道,每天一睁眼就有上百封邮件等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压力自然不小。况且,我还比别人多了一项挑战——不停生小孩!因为生产后体质变弱,亲友们都劝我‘月子里的病要在月子养回来’,所以就 一直在忙着生小孩。”
想起Nicole是北京人,我忍不住问:“老实说,会不会因来自北京,人们对你更友善一点?”Nicole一听就笑:“真的有!别人问我哪里人,我说‘中国’,对方只点头回了句‘哦’,但我能从对方的脸上读到很多内心戏。随后对方又问‘中国哪里’,我答‘北京’,然后旋即就看到人家眼前一亮——‘哎?’;再聊到我曾在惠普工作,又是一个情绪转折——‘哎?’。可能来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在国外的接受度还是高一些吧。”

你会发光
为何走上瑜伽这条路?Nicole说自己刚去社区中心练瑜伽时还很受挫:“我周围的auntie们压腿都能够到脚,我身体却僵硬得差不多等于坐着。但当时的导师启发了我,花甲之年的他其实是40岁才开始练瑜伽。透过他,我学习到瑜伽是一条很长的路,只要有心,在任何年龄都可以开始。”
我问:“通常热爱瑜伽的人能开个自己的瑜伽馆,就算得偿所愿了。你为什么要开个瑜伽导师学校专门培养教练?”
Nicole分享:“后来有次去上瑜伽课,电梯里有人问我是不是瑜伽老师——我心想自己还是个菜鸟呢。结果对方却告诉我‘你看起来很像个瑜伽老师’。于是我当玩笑话跟导师(另一导师)提起这件事,谁知她却真的让我当起她的助教。但那时我才刚起步,资质又比别人差,实在想不明白她看上我哪一点?”
聊到这,陪Nicole一起来拍摄的助教小C突然说:“其实,我也自认是Nicole老师班上水平最差的那个,
可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地说服我做她的助教。”
Nicole解释:“当年我导师说过一句话——瑜伽可以助人,也可以害人。瑜伽是具有全面性的,一个人的品行和努力,比能力更重要。所以我常说从眼神就可以看出 一个人的内心——眼神多坚定,内心就多坚强。有学生留言说我‘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老实讲,我也不清楚我具体是怎么感染到他们的。”
小C马上接话:“Nicole不觉得自己很有正能量罢了!她上起课来是行走的‘生活小百科’,生活里虽不会一本正经地跟你讲道理,但总能在闲聊时一句就点醒你。对于周围的人,她像是一道光。也是她,把我从忧郁症中拉了出来。”

困难是暂时的
Nicole的创业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也有过一段不愿提起的惨痛经历。
简要来说:初建校时她与现在的合作伙伴被另一合伙人欺骗,结果不仅银行账户清零,更是一夜之间负债累累。这事若换了别人,就算不崩溃,也得好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可Nicole却连一滴眼泪也没掉,迅速从谷底反弹,不仅跟伙伴将学校重新建立起来,还把The Yoga Mandala打造成为本地数一数二的大型学校。
谈起业界口碑,她自豪地说:“从我这里走出去的教练,在不少瑜伽馆都能免试入职。”之所以不愿提那段往事,不是因为不堪回首,只是Nicole觉得“困难都是暂时的”。经历了那场风波,她说之后的任何事都“不是事儿”了,她身边的人,也都由衷佩服她可以坚定地走到今天。
隐隐从Nicole的言谈间嗅到一丝“铁娘子”的气宇。
不知道已为人母的她,可是个严母?
Nicole答:“孩子跟我说考差时,我只问‘及格了吗?’在我看来,一两次的成绩不能说明问题,我更注重培养孩子的日常习惯。比如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回家摆好鞋,玩完玩具放回原处等。虽然我有四个小孩,但我家客厅是毫无‘小孩痕迹’的。我认为无时无刻盯着孩子很没必要, 相比之下,若能让孩子们养成良好的自律性,成绩通常都不会太差。”

更多新移民故事:
JESSICA在新加坡的语言学习之路、MINJI为何自称是“SINGAKOREAN”、新加坡的学习环境如何激励AHN的求学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