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说我会在新加坡发光发热——这句读起来很有喜感的话,是Sylvia在YouTube上的用户名,而且确有其事。据说她以前在牛车水遇到一个算命先生,对方预言如果她来新加坡, 可能会当艺人或走红。后来虽没当上艺人,但她在YouTube积累了约33,000的subscribers,也算得上在发光了。

Sylvia的视频主要分享在本地的生活经验及趣事,如《来新加坡前必看!就能做好心理准备!》,《嫁给外国人的三个优点》等。观看者大多是在本地或对新加坡文化感兴趣的台湾人及新马观众。她嫁的 “外国 人 ”( 新加坡人)也常和她一起出镜,代号“老师”,因为真的曾是她的任课教授。

他们的故事:Sylvia大学毕业于新闻系,随后前往澳洲进修IT专业硕士。谁知因陪朋友相亲,自己却阴差阳错和也来陪相亲的任课老师走到一起。只是刚开始交往,彼此哪能承诺太多?修完硕士学位后,她回到台湾当起娱乐新闻记者,和“老师”远距离恋爱。然而异地恋并非所有人都能适应,不到半年她就被“老师”通过邮件分手。仍然珍惜这段情的她慌忙辞工杀回澳洲尽力挽回,后来两人经长时间相处,发现已经不分彼此也完全离不开对方。

之所以从澳洲搬到新加坡,是两人共同的决定。一是太安逸的日子让人失去闯劲,二是为了能离家人近点,否则总觉“爸妈生了自己好像白生一样”。

来到新加坡结婚后,Sylvia的PR(永久居民)却迟迟没获批。每天在家百无聊赖的她,按耐不住跑回台湾边工作边等通知。结果刚当起艺人助理就收到PR通过的好消息,于是当然又被“老师” 召回新加坡。

PR身份解决了, 找工作却不容易。Sylvia回忆:“当时我将履历投遍所有华文媒体,包括《女友》和《联合早报》,却没收到任何回复。 后来参加新传媒的演员及电台培训班,又被批‘台湾腔重’、‘中文用法怪’。外加我用不惯简体字,所以也是一个问题。”

“台湾人台湾腔,有问题吗?”我怎么不觉得。

“ 有人就认为是刻意 ,” 她说,“ 当时一个广播老师说我故意学林志玲讲话,可是,我们本来就是这样讲话的啊!”

后来她进入Facebook工作,负责协助品牌及厂商客户使用粉丝页,也开始萌生了做“自媒体”的想法。她感慨 :“ 当你还没成功时,没有人会相信你。只有当你做到 ,你的故事才叫‘励志’。 我刚开始拍视频时还有一份全职工作,身边常充斥着嘲笑声。 有人说我‘35岁高龄出道吗’(她如今40岁),也有人在网上评论‘ 歪瓜裂枣也想当明星’,‘长得真丑’,‘老女人’,‘ 要多露乳沟啊 ’—— 什么恶言恶语都有。”

Sylvia继续说:“其实人们对influencer还持有很多偏见,仿佛 只要开一个粉丝页就是想当明星。我当然可以拍一些哗众取宠 的视频来博眼球,却没有那么做,而是一直用正面的态度推广‘自媒体文化’,和大家分享我作为过来人的一些经验和在本地的实用资讯。”

至于在她的视频中常出镜的“老师”,原来他也并不是真的爱演,而是为给她壮胆,怕她在外受委屈。

她说:“在外头拍片很不容易……我其实常碰钉子,很多店家 也不愿配合,担心我打扰到其他顾客。有一次我在火锅店拍完整条 视频后,隔壁桌的客人突然对我说‘是不是该跟你收版权费呢’。 还有一次,我在咖啡店吃虾面的视频走红,却在Facebook上收到 警告叫我删除视频,只因我拍到对方一个侧脸。我才意识到,我可能需要更注意保护周围人们的隐私。”

“我老公也总提醒我收敛自己台湾人的性格,多留意他人 感受,想说什么先在脑里绕三圈再开口。所以,我以前常怀念在 台湾时的自由感,周围的人会和我一起互动,也不会觉得我拿着 相机就是居心叵测。可现在,我反倒认为新加坡的保守是件好事。 当自由不能被滥用,便会少很多因言语攻击造成的伤害。为了 一个安宁、和谐的社会,我愿意放弃一些自由。”

目前Sylvia正筹备在台湾出书,打算把初到新加坡的坎坷经历,和研究自媒体的心得全都分享出来。很多人以为她在实现梦想, 可她说:“大家误会了, 我的梦想是中乐透 , 不是出书。 兴趣一定要当梦想实现,是这个时代的一大错觉。出书,只是我‘很多件想征服的事情’中的其一。”

这样的事,我们喜闻乐见,希望她在这里继续发热吧。

更多新移民的故事:
如何克服异国婚姻的摩擦、曾在本地数遇难搞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