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THEY DITCHED HIGH-FLYING JOBS TO OPEN CAFÉS! 弃高薪圆CAFÉ梦

本地café竞争激烈,但是却还是有人选择辞去工作投身其中。《女友》找来三位café女老板,述说为何放弃月入五位数高薪,接受餐饮业重重挑战。

Published on

陈淑琳Tan Sue Lynn 37岁Cat Café Neko No Niwa创办人 (前国际资产管理客户经理)
前职业工作每日约10至12小时,月入约一万元,蓦然发现自己年纪不小了。
“那时猛然发现,如果不做决定,之后任何人生中的赌注,风险会越来越高。”于是秉着now or never的想法,放手一搏。
好在亲友听到她为他们讲解自己对于开设宠物猫主题的咖啡座梦想后,都被她的热忱感染,全力表示支持。与丈夫合资约十万元一起创办Cat Café Neko No Niwa,于2013年圣诞节开幕。“那时每天工作足足15小时,双脚都因长时间站立而疼痛。”大约半年后,决定给自己一天的休息日,打点店里的事物,帮店里的十几只宠物猫梳洗。
目前营业超过两年,生意不仅上轨道,还能安心地交给员工打点。“现在每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在店里约十小时左右,还算是能负荷的。”对于跟随自己的梦想开设宠物主题咖啡座,Sue-Lynn认为当自己的老板,最好的是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更有意义。人也更加积极、勤快。
“资产管理靠的是投资项目在市场上的表现,很多时候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不提次数频密的会议,仍有很多不必要的报告、预算表等等要做。餐饮业的成功,确实靠食物品质的供应、服务态度、营销手法。起码,这些都是自己能控制的,只要努力就看到成果。”虽然失去了很多企业工作享有的福利,但对于宠物主题咖啡座的满腔热忱,还是Sue-Lynn目前人生中所向往的。

 

WC49984
陈慧玲Vanessa Kenchington 30岁Plain Vanilla创办人(前律师)
曾经是早上九点半开始工作,忙碌时会直到晚上11点,周末加班很平常。
“晚上8点下班算是运气好的了。最长的工作纪录是呆在公司整整四天,周一早上开始到周四早上才回家洗个澡,再回办公室继续工作。”那是每个月五位数薪资换来的代价。
律师帽戴了两年后,除了对烘培的热爱促使她离开法律界,也因为她遇见托付终身的他。于是开始认真思考生活和建立家庭。“ 如果继续当律师,我很清楚没法当自己理想中的妻子和妈妈。”好在丈夫全力支持她成立café的决定,家人虽曾质疑,却不曾劝阻。“爸爸问我是否有想过自己需要卖多少杯子蛋糕才能赚到律师的薪资。”虽然不曾进修任何烹饪课程,但八年的烘培经验从念书时就开始了,好在当律师时并没放弃这项嗜好。
离职后,花了五位数开了Plain Vanilla。“完全是自己的生意,没有任何人注资,所以资本并不多。”于是从招牌等生意所需的物件,只要能自己动手制作,她都亲力亲为。她坦言,虽已离开法律界,工作时数还是一样长。“身为业主,不仅有业绩压力,还需要时时刻刻确保各方面进行顺利。虽然对工作时间还是没有太多的主导权,但至少加班是自己心甘情愿付出的。”扣除了开销,所得收入与当律师还有一段距离,打理生意也有一定挑战,但如果可以再次选择,Vanessa仍会选择投入餐饮业。

 

WC50323

林音秀Kristl Lin 32岁Two Bakers合伙人(前石油交易副总裁助理)
跟着本地投资银行工作时间, 早上9 点开始上班,但因国际石油交易有时需要观察美国市场走向,凌晨两点下班也不足为奇。
“虽然交易工作很刺激,但长时数还是免不了让人疲惫,压力很大。有段时间在工作岗位上感觉失去了方向,那时很想找回人生中的满足感。”于是Kristl便开始上生活娱乐课程如瑜伽、舞蹈、烘培、直排轮等等,为的就是要让自己在工作以外的生活感觉更充实。渐渐的,她爱上了烘培。即使原本已经没有太多睡眠时间,仍向往清晨5点起身,擀面团、烘培牛角面包,甚至让她感觉兴奋。“所以才会报名巴黎的甜点制作文凭课程嘛!”
虽然在本地已经上了甜点装饰课程,还是决定进一步专研,于是报名进修法文,为前往巴黎进修甜点制作做好准备。得知被巴黎著名甜点制作学院Le Cordon Bleu录取后,便辞去工作,跟随自己的嗜好出国进修。“亲朋戚友都很支持我的决定。当然也有些朋友觉得放弃所有只为了学习甜点制作是一个很傻的决定,可我一直都是那种很执着的人,只要认定好做某件事情,就会不顾三七二十一地跟随自己的决定。”在学习甜点制作的九个月课程里,Kristl曾是学员中成绩最好的前三甲,还是学期中成绩最好的学员。在巴黎学习甜点制作时认识了E r i c a , 也是Two Bakers三位合伙人之一。
回国后两个月,找到了适合的地点,拉拢了Erica的好友、同样对烹饪有兴趣且厨艺了得的Jessica,合资超过25万,开设了Two Bakers咖啡座。虽然不再需要跟着美国交易时间下班,但工作时数仍然漫长。“一天大约工作12至16小时。尤其是烘培师傅,有很多烘培部分都需要hands-on,一整天下来往往都累坏了。”
投身餐饮界,她承认自己牺牲了不少与亲友聚会的时光。“很多时候我们都得在店里打点,即使休息日,也需要跑腿,为自己或是店里的琐碎事而忙。所以常常是亲友来店里找我,当他们需要我在身边时,我都因为忙碌而无法抽身,有时还真觉得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