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THE TEACHER-TURNED-MARINE ACTIVIST WHO TAKES THE PATH LESS TRAVELLED 她放弃教职投入保鲨前线

Kathy放弃教职独身投入到保护鲨鱼的前线,通过为渔夫提供新生计来阻止捕杀鲨鱼。

Published on

Kathy Xu 徐婷婷 36岁
The Dorsal Effect 创办人
“保护大白鲨”的口号我们都听过,甚至说过,但又有多少人真正身体力行?36岁的Kathy就为了实现自己的保护鲨鱼计划而放弃了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项公益事业中。

踏上保护鲨鱼的前线
Kathy曾当了七年的英文兼历史老师,她经常在课堂上教导同学们要爱护动物和保护地球。某次,她看到一部关于鲨鱼的纪录片《鲨鱼海洋》后,得知鲨鱼被大量
宰杀,面临将要灭绝的灾难,Kathy开始萌生了一些想法。2011年,她到西澳的埃克茅斯(Exmouth)旅行时与鲸鲨一起游泳,这些可爱的小动物激发她对鲨鱼保护的热情。
回国后,她开始坐立不安,觉得在嘴头上喊几句口号,跟学生解释这些对他们来说抽象化的课本知识,已经无法满足她内心对保护鲨鱼的渴望了。
“我想做一些努力来让我们的后代还有机会看到真正的鲨鱼,而不是到博物馆或图画书中怀念绝种的鲨鱼。”
于是,她毅然离开了教师的岗位,踏上了保护鲨鱼的前线。在了解鲨鱼猎捕的现状后,她加入了新加坡保鲨志愿宣传组(Shark Savers)当志愿者,到学校传达保护鲨鱼的信息。后又成立了The Dorsal Effect,通过雇用渔夫进行海上生态旅行,从而防止鲨鱼被大肆捕杀。

与鱼翅的斗争
人们为了口腹之欲而导致了市场上对鱼翅的需求,这就是保鲨的一项棘手挑战。为此,Kathy用了一年的时间到龙目岛进行考察。她说:“管理市场对鱼翅的需求,倒不如去让鲨鱼供应商主动减少鱼翅交易。”在发现龙目岛上大部分居民都是以捕鲨取翅为生,她独身一人到岛上与渔夫交谈,聆听他们的故事,同时帮助他们想办法以其他方式谋生。
鱼翅价格虽然昂贵,但渔夫其实只能赚取很基础的利益,再加上因大量捕杀造成鲨鱼数量越来越少,渔夫需要长时间出海等待才能有所收获。于是,Kathy主办龙目岛的生态旅游计划,让渔夫带旅客们出海游玩,借此带给渔夫新生计,从而停止捕杀鲨鱼。
生态旅游其实能够为渔夫带来相对多一些收入,因此不少渔夫愿意与Kathy合作。但Kathy表示参与生态旅行的客源并不稳定,而且大部分以学生为主。为了尽量减少对环境的破坏,每次只能带一小组的游客前往,要把握好两者之间的平衡,其实很有挑战性。在旅游淡季,渔夫无法单靠生态旅游赚取收入,Kathy则要自掏腰包给渔夫分发补贴。
与当教师时的薪水相比,这份工作收入不稳定,赚取的大部分利润也都给了渔夫。这种做法实在伟大!Kathy却说:“保护动物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看到很多学生们在旅行后开始改变生活习惯,爱好动物,甚至不再吃鱼翅,这些小小的行为都令人感动,让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很有意义。”Kathy表示会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希望至少在龙目岛不会再有捕获鲨鱼的情况。
一个人的力量很渺小,却能像涟漪般推动一点一点的改变。Kathy说:“保护鲨鱼,拒绝鱼翅就等于是保护人类,鲨鱼若是被人类灭绝会严重影响到海洋食物链,间接毁灭大海。没有了大海,人类还可以生存吗?”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请阅读:
视频:“心想狮城”特辑
战胜自身障碍协助听障人士
透过绘画激励不幸孩童
以自身经历向彷徨孕妇施援手
用咖啡助弱群体自食其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