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 Jewellery

GANGSTER-TURNED-LAWYER JOSEPHUS TAN ON WINNING SINGAPORE YOUTH AWARD 改邪归正

《女友精表》重大企划,邀请不同领域的名人诉说深深inspired着他们的人、事、物。这次有请——律师Josephus Tan(新加坡杰出青年奖得主),分享他“改邪归正”的故事。

Published on

Josephus戴Omega Constellation Globemaster Master Chronometer 自动上链机芯、玫瑰金表圈、 39mm精钢表壳、皮革表带腕表

陈俊良 Josephus Tan
律师/新加坡杰出青年奖得主
改邪归正的律师

第一次和他进行专访时,被他的故事给深深吸引了。
每次与他聊都觉得:这位看起来有点像“恶霸”的男人,很有趣。 他的人生似武侠小说般,能用“改邪归正”来形容。
他笑说自己是披着狼皮的羊;但眼前这只扎马尾并双手纹身的 “羊”,却是今年“新加坡杰出青年奖”得主。

十几岁时打架、闹事、酗酒,轻狂填满他的年少岁月。2002年某日酗酒回家,他殴打女友后甚至差点把她从住家的23楼扔下,千钧一发之际被父亲制止。
过后,他决定告别无知、重新做人。某日在报章上看到英国学院在本地开办法律课程的广告,不知何故在脑海里产生了报读的念头。

“似灵光一闪般,非它莫属。” 当初常触犯法纪,之后想了解并执法,对他的家人来说似玩笑。 “当我告诉他们我想继续念书时,我一共被嘲笑了三次。第一次是当我跟家人借钱报读时他们傻眼,过后大笑并嘲讽说当初让我念书我一直逃学,怎么苦口婆心相劝就是不念书,现在却主动说要念书。 之后得知我要念法律,他们第二次嘲笑。”
后来父母问他是否认真,他说那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于是他们帮他完成心愿向亲戚贷款让他修读法律。
“第三次则是父母向阿姨们借钱供我读书时,已从教师生涯退休的她们怀疑我是不是会拿这笔钱去酗酒时的反应。”

妈妈以“蓝领家庭父母能给孩子的也只是一个机会,想要 ‘博’一下”一番话,成功为他筹得学费。他说当初没人相信他想 念书的决心,就连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23岁那年,妈妈陪他到学校 缴了学费后才放下心中大石。
考取文凭后,他与父母讨论要远赴英国考取法律大学文凭。 “父母当时觉得既考获了文凭,就该工作帮补家用。我觉得那次半工半读的成绩虽不算优异,但能及格也算不错。我觉得那是上帝给我的机会。”
在英国留学时遭受种族歧视,遇到学生事务总监这位贵人。 “那三年有什么问题都向她诉苦。她也很照顾我。” 第二年回来实习时遇到恩师,已故著名律师苏峇士。 “那时我说毕业后回国要跟他学习,他笑了一笑。” 留学第三年,他发现苏峇士已换了一家律师楼工作,顿时间失去联络方式(苏峇士生前从不用手机,仅靠公司、住家电话及电邮和人联络)。毕业回来后,师徒俩在克拉码头巧遇。
“他记得我,甚至叫我到他工作的律师楼跟他。应征时一律师楼伙伴说苏峇士应该不会是我的师傅,因为年事已高的他身体状况欠佳,不收徒弟。谁知后来我接获律师楼来信告知苏峇士破例收我为徒,大力影响我走向为社会服务的方向。”

大学毕业时已30岁,同学都在25岁左右。他自觉起步比别人慢,于是 拼命追回遗失的时间。短短六年内,他至今已接了300多起官司,超过 半数是无偿服务。资深律师说:这样的成就,他人可能需要15年。
比起商业官司的报酬远不及,他却深刻体会到世事无绝对之理, 让他更懂得珍惜与知足。
“人经历过越多就觉得当律师是我这辈子最明智的选择——不仅 能为别人伸张正义,他们带给我的人生启发对我来说很有帮助。”
他说当无偿服务律师已不再是一份工作,已经成为一种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