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淑君 Sokkuan Tye
插画家
患忧郁症期间,Sadako(午夜凶铃)灵感来了

她有多重身份:插画家、设计师、广告人,今年又多了图文作家及策展人的头衔。
她的Instagram(@sokki)充斥着天马行空的怪趣图像, 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重新演绎经典日本女鬼Sadako的一系列视觉创作。
一切从她对色彩的好奇与着迷开始。高中时期她“发现每一个颜色都有它的美”;毕业后报读视觉传播,然后进入广告公司开始与创意工作的缘分。最后因艺术家个性使然,她发现自己比较适合自由性质工作,就开始了自由约插画家的生涯。

她说,灵感来自生活,是每天一点一滴累积而来的。
三年前她陷入忧郁症,觉得生活失去意义,每天都不想起床。就在最难熬的时刻,灵感出现了。“有一天我在冲凉时,Sadako突然浮现在我脑海里。 自14年前看了《午夜凶铃》后,我就没有再看任何恐怖片, 14年后她竟又出现在我脑里。那时我想:为什么我那么怕她? 她的造型实在很简单,就一头长发和一个白袍。如果要克服对她的恐惧,也许我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她?”
接下来两年,她将心里所有的不开心都投射在Sadako身上; 除了用自己一头长发假扮Sadako,也发挥创意玩转不同媒介来创作。
“然后每一天早上我会尽量让自己醒来,一定要吃早餐, 然后想我可以为Sadako做些什么?那段时间我没接什么商业工作,累积了两年多的作品都是很random,没什么章法的。 比如我会想:如果我要做东西给她,我会做什么?我想像她其实是一个很害羞的女人,所以给她做了一系列面具……可以 搞笑,可以玩一些比较荒唐的东西。”
“刚开始会一直以为自己在‘演’她,可是久而久之慢慢 觉得投入了很多自己进去,变成她是我的一个面具,来表达 我的另一面。”

借由两、三年的持续创作,她成功走出忧郁症,也觉得是时候结束这个生活阶段。她将招牌Sadako长发剪短,然后花了 一年时间整理创作,把这些风格迥异的作品集结成书。
随着限量500本《Sadako’s Unfashionable Fashion Diary- Not Really about Fashion》图文书发行,她到日本创意书展 参展,并在本地办了一场以Sadako为主题的展览。
接下来呢? “我想尝试不同的project。我发现我不能让自己困在一个style太久,我自己会觉得闷。” 不受任何创作形式约束,不断进化与蜕变,我们都开始期待她将玩出什么新创意、新花样。在她推出全新作品前, 先通过Instagram沉浸在这位创意人的异想世界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