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曾多次在《女友》中亮过相,但这可是Chantalle的第一个单人封面(之前2020年4月号封面和陈一心、郑颖一起上),让她格外有成就和满足感。

“尤其这次的封面还结合了CGI电脑合成科技,我刚刚看到‘场景’设计,绝对眼前一亮!它给我一种《Avatar》世界即视感,充满未来主义风格,想必会与一般平面拍摄的效果很不同。”

还没完成已足以让人爱上,大抵便是这神秘荒岛场景的魅力。

问Chantalle若将她流放到一座荒岛上可好,上一秒还是兴奋不已的少女立即皱眉道:“啊,那我会很难过……”

她坦言自己不是喜欢大自然的人,相较之下更喜欢城市的现代感氛围与人文气息,对杳无人烟的荒岛并不感兴趣。

“要看我是去做什么……若只是几个小时,到荒岛上游玩、观 光、探索,那没问题。如果要我一个人去求生,我还是挺抗拒的。 小时候常跟妈妈潜入大自然走动,记忆中很无聊、很热、很多昆虫……所以还是免了吧!”

话虽如此,对于能否在野外生存,她信心满满说:“不喜欢归不喜欢,但论生存的话,我一定能想出办法让自己好好活着。这,大概就是人的生存本能吧?”

她接着关心问到:“岛上能有动物吗?我想生存没问题,但因不喜欢这样一个环境,所以还是会不开心,需要有小动物陪伴来冲淡寂寞。”

Chantalle Ng 黄暄婷
The North Face x Gucci人造丝上衣、人造丝长裤, Gucci鸵鸟毛披肩、 金属耳坠

因此若能选择将三样东西带到岛上,她说是网络、家人及一张舒服的床。

列举完又立即补充:“我的宠物狗也算家人,所以能一起带上!”

对她来说,少了以上三样中的任何一样,再美好的地方都算不上世外桃源。

家人的陪伴,对我来说尤其重要。不管到哪里,如果只能带一个人的话,我的首选一定是妈妈。虽然她做的饭菜不太好吃,但我还是会吃光……”

回想起阻断措施期间,Chantalle已相当于和妈妈林梅娇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了。两人的生活很简单却也很温馨:每天 不慌不忙起床,边吃早餐边聊天,下午3pm还会有饮茶时光,晚餐后则运动、散步。

她说:“我需要有人能陪我chill,陪我放慢脚步,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生活。如果可以,我希望所有亲朋好友都能同住在一所大房子里!屋里有很多床,大家睡在同一大空间里。即使各忙各的也会让我很有安全感,不忙时就一起做饭、聊天,像共度一场永无止尽的假期,多好!”

性格豪爽的Chantalle坦言她就是爱交朋友,包括粉丝也是她想深入了解和往来的一群人。

“我认为每位粉丝都是独立个体,所以我想尽量认识他们每个人。如果谈得来不妨做朋友期望能深交,谈不来则没关系。 对于我的粉丝,我其实有点愧疚……我太忙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无法顾及他们,但每次回过头都发现他们还在,甚至很积极帮我宣传作品,记录我在娱乐圈的点滴。”

她将粉丝形容成“一股安静并支撑着我的力量”,很感谢他们给予她的空间与宽容。

“一直以来,他们都给予我坚定的支持和关怀,我很遗憾没能回馈同等的热情。我想说他们对我来说很重要,等未来情况允许, 我一定要在见面会上好好认识每一位。”

若没大家的肯定与鼓励,Chantalle说自己的星途也不会那么顺利。

“我很幸运能得到粉丝们的支持和业界人士的青睐,无论是杂志拍摄或戏剧演出,都得到越来越多的机会……对此,我想衷心说一声‘谢谢’!”

Chantalle Ng 黄暄婷
Louis Vuitton绵羊毛及桑蚕混纺连衣裙、皮革高跟靴

身为艺人,难就难在除了工作,平日还得经营好个人的社交媒体账号。(看她在IG账号上的多变时尚造型)

Chantalle感叹:“为自己的精神健康着想,我实在不想执着于社交媒体上的数字。它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其永无止尽的目标, 好不容易得到某个数字后,你只能继续追求更多。我因此只求做好内容并稳定输出的质量,其他的,就随缘吧!”

问她目前在工作上,最大的压力来源是什么?

她略带沮丧地说:“工作时间太长了!通常早上7am开始化妆, 拍到晚上7pm甚至10pm都是正常的。我每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 根本没时间和精力做其他事。我知道这是我该冲刺的年纪, 但我更希望能找到良好平衡,不让自己的青春只被工作填满。”

她坦言自己和一般年轻人一样,也希望能忙里偷闲去运动或见见朋友。此外她还想去看看世界,却因在大学时期就开始 演戏,因而错过了出国当交换生的机会。

我当然还是很享受拍戏给我的乐趣,也很感恩在求学阶段就有角色邀约,让我攒够历练。然而一路忙到现在,我发现自己 没时间学别的东西,甚至连放空都是一种奢侈。因此我希望能更随心所欲一些去真正感受生活,而不是为了在职场生存,牺牲人生的其他经历。”

Chantalle Ng 黄暄婷
Max Mara棉帆连衣裙,Roger Vivier缀饰麂皮及剪羊毛短靴

这样“压力山大”下去,怎么办?

Chantalle不好意思地回答:“哭啊!我会通过大哭来发泄负面情绪。不过好在经纪人现在会在每个月特地安排一、两天让我 好好休息……这真是我的救命稻草!”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出个国好好放松,平时也会通过与朋友的聚会为自己充电。

“我有一群入行前就认识的朋友,跟她们聚会尤其开心!因为完全不会聊到演艺工作,甚至压根儿不用去想,所以相处起来 特别轻松。记得有一次因太久没跟她们相聚,夸张到一见到她们,我就开始飙泪……实在是忘了和朋友相聚的感觉是怎样的,一时既感伤又感触。”

说到此处Chantalle当场眼泛泪光,苦笑着要了纸巾,不让眼泪破坏上镜所需的妆容。

尽管身心疲惫到了一定程度,但敬业的她还是会认真对待每项工作。

她说每每有作品播出都会主动查看关于新戏的整体评价, 不会仅关注对自己的反馈。

其实也不用专门搜索啊!一打开社交媒体就会看到各大媒体对我的报道,因为你们会@我嘛,哈哈!”

此外,她也会通过亲朋好友听到外界对自己的评价。

如早前《过江新娘》在中国掀起热度一事,就是从朋友那里得知的。

“真的很意外……完全没想到海外观众也会那么支持我及支持本地制作。我也是因此才下载微博和抖音的,之前都完全没接触过。”

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元宇宙”的一种体现。

“由网络平台建构的虚拟世界,让现实世界变得更兼容并蓄,也为本地演员打开更多扇门。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代表艺人 之间的竞争更激烈,但我反而觉得它消除了地域性的限制,是个 borderless的全新领域,好多于坏。”

她说自己正在努力借助各种平台,在虚拟世界中呈现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我私下其实很搞笑、鬼马、奇怪的……我很喜欢这样的自己, 也希望观众能看到这样的自己,而不是将对我的印象停留在各个角色上。因此我常在Instagram限时动态分享生活点滴,除了拉近和粉丝们的距离,也希望观众能对我熟悉起来,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我时不要觉得我是陌生且判若两人的。”

她还强调说:“近来有不少《过江新娘》剧迷跟我说,关注我后发现我和芳草(剧中人物名字)很不一样……实际上,我们的性格本来就很不同,哈哈!”

这也表示Chantalle的诠释特别真实、到位,才会让观众有所 “误解”。

对此, 她开心分享:“ 我刚拍完《 过江新娘》 的电视电影《你好,梅芳草》,只能说拍得很问心无愧且没有遗憾!整个团队真的付出100%的努力,所有演员但凡觉得自己没发挥好,都会要求重拍, 大家都特别有诚意!”

《你好,梅芳草》预计将在今年1月底播出,此外她还会在5月播出的新剧中,与Ayden孙政一同当男女主角。(2022上半年有哪些新本地剧?)

她笑道:“虽然希望能带给大家源源不断的好作品,但若能更好地分配时间有多些时间休息,就再好不过啦!毕竟,人都需要 充电才能持续冲刺的。2022年,我期待能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 不让青春留下遗憾。”

Chantalle Ng 黄暄婷
Etro羊绒斗篷,Roger Vivier缀饰皮靴

摄影 Joel Low 造型 Terence Lee
发型 Gabriel Yuen, MODE Salon 彩妆 John Lee 摄影助理 Eddie Teo 造型助理 Nikita